首頁 我的圖書館 個圖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辦!

下載APP
遠程考試,讓監控鏡頭和麥克風都伸進大學生的臥室
全文共 2767 字,閱讀大約需要 5 分鐘

在這個秋天,美國邁阿密大學計算機專業新生埃里克·約翰遜(Erik Johnson)剛開學,兩門課的教授宣布將會在考試時使用監考軟件“督導”(Proctorio)。
這款軟件會盡可能地使用學生的電腦,使之變成監考器:網絡攝像頭監控眼睛和頭部的運動,麥克風記錄房間的噪音,算法則記錄鼠標移動、上下頁面滾動和按鍵的頻率。軟件會把一切可疑的行為全部標記下來,以便于老師查看。
約翰遜不但沒有使用“督導”,還在推特上表達了自己的擔憂,分析了軟件的代碼。不久之后,他收到監考軟件“督導”的首席執行官麥克·歐爾森(Mike Olsen)的消息,對方要求他刪除這篇分析文章,隨后約翰遜發現自己的IP地址被禁止使用該公司的所有服務。
這意味著,如果教授不想通融,這位年輕的批評者或許將來無法參加兩門課的考試,“這家公司,或者公司的CEO甚至可以影響我的學業,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約翰遜說。
約翰遜不過是世界各地反對監控軟件的學生中的一員。幾周以來,世界各地的學生正在網上發起呼吁和請愿,希望大學能夠放棄這些監控學生的工具。

01////

定義“異常”

監考軟件已經出現多年,但新冠大流行使它迅速普及到校園里。一間監考軟件公司引用了研究,稱50%到70%的大學生會以某種形式作弊,并警告說,如果學生在家里不受監控,作弊行為將十分猖獗。公司聲稱,算法只是標記出可疑行為,最終的決定權掌握在老師手里。
一個名為“督查你(ProctorU)”的廠商聲稱,停用監考軟件會使作弊行為比現在更普遍,“你不喜歡每次去銀行或者便利店都被攝像頭拍到,但是沒人建議把它們取下來。”
但事實上,目前并沒有研究證明在線監考軟件與學生的誠信水平、學術水平之間的關系。但2019年的一項研究證明了它的負面效果——在考試中更焦慮的考生成績更差,而一旦被監控,學生的焦慮水平會明顯提高。
在督導公司的文案里,作弊的行為被稱為“異常”。軟件每一秒都會記下這些行為,將可疑程度排為高中低三檔。例如,如果一個學生比起參與考試的其他人看向屏幕的次數更多,他們就會被標記為異常;而如果離開的次數過少,也會被標記為異常;除此之外,按鍵次數、點擊指數,以及其他操作行為都會以所有人行為的平均數為基準,來劃定異常范圍。

督導公司聲稱,平臺“提供了端到端的驗證、安全和保護,讓遠程學習更貼近家庭”。(圖片來源:網站截圖)

科羅拉多大學丹佛分校圖書館研究教育技術的研究館員西亞·斯瓦格(Shea Swauger)說,這種方法并不妥當,有身體和認知障礙、多動癥或者焦慮癥的人或許會遭到不平等的審查。“這些工程師在用數學的方法定義理想的學生群體,行為多一次或者少一次都會被視作不理想,”他說。
一位德克薩斯州的學生說,她在幾門課的考試里都使用“督導”,老師可以通過設置訪問她的麥克風和攝像頭,并在遠程考試期間錄像錄音。“這個軟件令我十分不快,”她說,有一次她被標記為運動和遮擋眼睛,可是她有嚴重的焦慮癥——這是她抬起手來撫摸臉的原因。而她在考試結束后需要向教授解釋自己的狀態,這給她帶來更大的不適。
更多的擔憂指向對邊緣學生的歧視,例如“督導”建議學生在參加考試時單獨待在一個房間里,但這對低收入群體來說卻十分困難——他們或許沒有自己的臥室,并由于考試時頻頻看向屏幕,而被懷疑,甚至懲罰。
佐治亞理工學院的跨性別學生奧得瑞·亞莫維奇(Audrey Yarmowich)說,她因使用軟件而感受到歧視。該軟件要求學生在參加考試前出示帶照片的身份證,這意味著她要提供自己的官方證件,不能像以往在考場里一樣使用學生證——身份證與學生證上的照片不同,看上去是一位男性。為此,她不得不推遲考試時間,向監考的老師解釋自己的狀況。以往,這是教授無從得知也無需追問的信息。
在加州,少數族裔學生因面部識別而受阻。艾哈邁德·阿拉姆里(Ahmed Alamri)是阿拉伯裔美國人,他曾在不同的房間、不同的背景前、不同的燈光下嘗試識別,試圖打開“軟考”(ExamSoft),想要在這個軟件上練習加州州律師考試,但每一次都識別失敗了。系統提示,只有在光線充足的情況下才能完成驗證,但膚色黝黑的阿拉姆里無論怎樣都不能通過。幾十次后,他放棄了,“或許他們把我的膚色讀成了光線暗,”他猜測。
“這些監考軟件的服務,監視比起判斷作弊更為有效,”上述學生評論。
督導軟件的CEO歐爾森辯稱,教師在軟件的使用上有較大的自主權,他們可以選擇監控哪些行為,并最終決定什么行為是作弊。但在Vice的報道里,多所學校的學生都說,教師使用監考軟件的行為往往是沒有校方管理部門的指導和限制的。

02////

向監控軟件開槍

8月,高校準備迎接秋季學期,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習技術專家蘭·林克萊特(Lan Linkletter)開始研究“督導”——當時,許多教師試圖在接下來的考試里使用這個軟件。他在推特上發表了一篇分析文章,但隨后就成為了“督導”的被告。
2020年8月31日,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采取線上線下授課結合的方式,該校將多數秋季課程轉移到遠程授課,其中20%的課程為面授。
林克萊特發布了一則視頻,里面詳細介紹了該軟件的算法如何在考試中標記學生的“異常”行為,但在推文發出后的幾個小時內,視頻就消失了。接下來,9月初,“督導”因上述分析文章起訴他侵犯版權。在林克萊特不知道案件已經啟動的情況下,法院已經批準了該公司的禁令請求,禁止這位教師分享軟件的機密信息。
林克萊特稱,自己為應訴而花掉了所有積蓄,同時一項支持他應訴的眾籌活動為他籌集了2.5萬美元。
“督導”的歐爾森在回答Vice的采訪時說,“我們不是為了錢,我們不想讓批評者沉默,我們不希望任何人被解雇。”但他指責林克萊特與“督導”的員工對立,并有可能向學生展示規避軟件監督的方法,從而威脅到“使用我們平臺的數百萬學生的安全和保障”。
“督導”針對其批評者的運動至少可以追溯到今年3月,當時佛羅里達理工大學的教學總監道格·霍爾頓(Doug Holton)在推特上表示,包括“督導”在內的幾家教育科技公司的工具有“改進的空間”。但霍爾頓說,就是因為這條推特,督導公司的電話馬上打到了他的上司那里。
前述同樣公開表達過質疑的埃里克·約翰遜,也因分析代碼而受到“督導”的投訴,隨后他關于該軟件的幾條推文也被撤下。
目前,美國各地的法律學生正在反對在律師考試中使用任何一種類似“軟考”這樣的數字監考軟件。在加州,兩名學生向州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緊急請愿書,要求其完全取消考試,并建立一種新的評估形式。伊利諾伊州也在進行類似的努力,而路易斯安那州、俄勒岡州和威斯康星州已經因為學生的壓力而取消了即將舉行的律師資格考試。包括紐約在內的其他州也在摸索解決方案,因為考試的最后期限很快就到了。
學生們在請愿書中說,使用“軟考”是對有色人種的歧視,因為面部識別技術已經多次被證明在識別膚色較深的人,尤其是有色人種女性方面較差。而加州律師資格考試將要求考生用面部識別檢查分別驗證身份8次,任意一次失敗都將使考試直接結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全現在APP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遠程學習惹爭議:國外學生抗議學校強制安裝考試監控軟件
記得你是誰:哈佛最后一課
監考老師怎么那么賤,那么賤
考試防作弊,監考老師也是拼了。何必這么難為學生!
初中生最“恐慌”的3種監考老師,尤其第3種,學渣都“嚇哭”了
監考隨想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日本三级在线线观看,人妖α片,做爱网站,美女AV,AV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