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的圖書館 個圖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辦!

下載APP
古時候“八府巡按”有多牛?相當于如今什么職位?

2020-09-08

    作者:我方團隊張嵚

    野史里一個聽起來“很牛很正義”的官職,正是“八府巡按”。

    這個職務有多牛氣?遠點的可以看京劇《蘇三起解》,被誣殺人的妓女蘇三,眼看就要含冤上法場,幸虧遇上了巡按山西的“八府巡按”王景隆,硬是把案翻了過來。近點兒的可以看香港經典喜劇《九品芝麻官》,被誣淪落妓院的“候補知縣”周星星,偶然得封一品要職“八府巡按”(電影里叫八府巡撫),立刻就咸魚翻身,在朝堂上懟天懟地,把聽審的老太監都差點懟背過氣,漂漂亮亮伸張了正義……

    其實,所謂“八府巡按”,那多是戲曲野史里的叫法,正史上的叫法,應該是“巡按御史”。巡按御史制度起于明初,清朝順治年間后就基本“消失”。嚴格說來,“巡按御史”只是個臨時性的差事,其品級也只有正七品,與北京大興縣衙門里的縣丞以及地方知縣“平級”。但權力卻極大,號稱“代天子巡狩”。按現在的話說,就是頂著“縣長”的級別待遇,干著“中央檢查團”的大活兒。

    如此地位,也是古代王朝常見的“以小制大”制度設計。但即使在明清同時代小說里,看上去只是“七品芝麻官”的巡按御史,也是牛得不行。比如明末小說《二刻拍案驚奇》里,窮困落魄的老教官高愚溪,恰逢學生李某榮升福建巡按御史,被李御史接到福建玩了一圈,走哪當地官員都爭著給這“御史恩師”送錢,半年里不知不覺就收了“二千余兩白物”,人生就此轉運……

    另外還有清朝順治年間小說《自作孽》里,那為非作歹的江西德安知縣汪費,原想帶著一筆錢出去打點高官,路上卻誤揍了微服私訪的江西巡按御史。這下徹底“自作孽”,官職被剝干凈不說,四萬三千兩銀子的家產也全數充公。好不容易從獄中脫身,除了傾家蕩產外,“人也瘦了一半”,一個多月后就“染大病一場,嗚呼死了!”

    可見,這在戲曲里“很正義”的巡按御史,在明清文人們的筆下,也往往是“惹不起”且“很肥”的存在。

    那在真實歷史上,“巡按御史”真有這么牛?其實,在巡按御史制度剛設立的明初,這些“代天巡狩”的仁兄們,那真是相當的低調:通常是每年八月出巡,每次出巡時間短則一年,長則一兩年。而且“出差”時輕裝簡從,每次都是騎上頭小毛驢,最多帶一兩個書吏就出發了。伙食也是奇差,連燒鵝都吃不上。跟傳說中的“很肥”,真是不搭邊。

    但他們“惹不起”卻是真的,巡按御史制度,發端于明朝洪武年間,確立于明朝永樂年間,從此各省還有了“巡按御史”的專署官衙“按院”。這群“來出差”的“低調小官”,其核心工作就是“代天子巡狩”,即考察當地的“藩服大臣,府縣案官”。從布政使按察使到知府知縣等一切官員,都在其考核范圍內。當地的倉庫錢糧案卷,全都由巡按御史經手復核。甚至可以“大事奏裁,小事立斷”,也就是“說辦誰,就辦誰!”

    所以《自作孽》里,打了巡按御史的汪費知縣,別看和巡按御史“平級”,卻迅速落得倒霉下獄的下場。放在當時官場上,這就是典型“自作死”。

    比這更叫地方官們提心吊膽的是,明朝的官員考課,通常是“九年三考”,對地方官的考察,則是由吏部與巡按御史所在的都察院聯合進行,所以巡按御史的每次“巡狩”,就對地方官們無比重要,未來是升是降?“官運”就在巡按御史手里捏著。所以發展到明朝中后期,就出現了咄咄怪事:七品的巡按御史一亮相,當地四五品的各級“領導”們,都要紛紛拜見……

    當然,明王朝之所以給這些“低調小官”們這么大的權力,并不是為了讓他們抖威風。比起野史里這些“八府巡按”們“青天大老爺”“鐵面御史”的威武角色。巡按御史對于大明三百年國祚,卻有著更重要的意義:明王朝的“防腐劑”!

    在巡按御史們“代天巡狩”的多項任務里,“懲治腐敗”一直都是重頭。一次次對當地官員的“無死角審核”,通常能揪出大批“蛀蟲”。比如天順年間的浙江巡按御史李綱,一路就法辦了四百多名貪官污吏,給浙江官場來了場“大洗滌”。后來在北京保衛戰里力挽狂瀾的大英雄于謙,早年“巡按山西”時,除了懲治了一群貪官,還平反了三十多起冤案,挽救了數百“冤囚”。

    就連傳說中享有高官厚祿,強男霸女“很輕松”的藩王們,對巡按御史們也是頗為畏懼。弘治年間包澤巡按湖廣,查明了當地藩王侵占土地的劣跡,一口氣叫這些王爺們“咸勒而歸之民”,乖乖把到嘴的肉吐出了。這類事在明代相當長時間里,都是巡按御史的“尋常戰果”。

    如此戰果,以至于相當長時間里,“巡按御史”都是個叫貪官們打哆嗦的名字。明代官場上甚至還有過奇景:每當聽說巡按御史在路上,好些“有劣跡”的地方官紛紛“棄官遁去”。嚇得官都不做了。明朝“老直臣”王恕,更是一句話形容了這些“低調小官”的戰斗力:“天下貪官污吏強軍豪民忌憚者唯御史爾。”

    所以,明清野史戲曲里,那些“鐵面御史”們的光輝事跡,還真不是空穴來風,就是明朝一代代巡按御史們“打”出來的。

    而與這“防腐劑”同樣重要的,就是巡按御史們的“傳聲筒”角色:古代信息交通條件有限,朝廷如何能準確得悉民聲民情?每次“代天巡狩”就十分重要。特別是每當水旱災情爆發時,常是巡按御史們不辭辛苦,戳穿地方官瞞報災情的把戲。同時許多已經“過時”的政策甚至弊政,也同樣要靠巡按御史發現問題。比如明代陜北的征糧政策,就是多虧御史傳吉據理力爭,將“以米繳納”的弊政改成“小麥抵米”,從而“民糧易完,軍儲易足”。

    以這個意義說,雖然包括“御史給事中”在內的明朝言官們,常被后人吐槽“亂說話”“愛亂罵”。但巡按御史卻絕不在此例,他們既是王朝的防腐劑,又是國家的“眼睛”“耳朵”,大明王朝三個世紀的繁榮,多少認真負責的巡按御史,就是背后無名英雄。

    但是,當晚明的明王朝,以無可救藥的速度腐化下去時,身在這個染缸里的巡按御史們,當然也沒有獨善其身。相反,由于他們權力極大,自然也就成了腐敗分子們的“拉攏對象”。原本是“防腐劑”的他們,更變成了明朝腐敗的重災區。

    比如到了明朝萬歷年間時,所謂的巡按御史“代天巡狩”,早沒了明初時的低調,相反是“騎大馬,衣錦繡”,走哪都是豪華排場。沿途的地方官業績如何?這些事兒“巡按御史”們不再關心,反而是把這幫人當作提款機。比如魏忠賢的“好兒子”崔呈秀巡按江淮時,一路就明碼標價,抓個強盜三千兩銀子就放人,抓個通緝犯千兩銀子就放人,看哪個官有錢?使個眼色放風要彈劾,對方就乖乖把錢送來……

    如《二刻拍案驚奇》里,頂著“御史恩師”名頭一路收錢的高愚溪,就是明末“巡按御史”嘴臉的寫照。而且“才收兩千兩”的操作,絕對算巡按御史里的良心。明朝崇禎年間的兵部尚書梁廷棟就怒斥說:“國家遣一方巡方,天下加派百余萬”。也就是說,巡按御史“出差”一趟摟的錢,相當于明王朝收百萬兩銀子的稅,殺幾個巡按御史,估計遼東軍費就齊活了。

    發展到明末最后幾年,連崇禎皇帝本人,都看透了這幫墮落的人:“公署前后皆通竇納賄,每奉使皆富可敵國”。簡直成了動動手就摟錢的肥差。更惡劣的是,這些“招待”巡按御史的花費,地方官們當然不會自己買單,往往巧立名目加稅,讓當地百姓“賠補”。以至于“各縣賠補,不勝其苦”。等到老百姓“苦夠了”,也就有了最后把崇禎逼上吊的明末農民戰爭。以這個意義說,大明滅亡這事兒,“巡按御史”就是神助攻。

    從早年的“正義化身”“防腐劑”,到最后王朝的毒瘤。明朝“八府巡按”的榮光下,是“巡按御史”這個光榮職業的墮落史,多少思考,盡在其中。

    參考資料:趙克生,許文繼《一本書讀懂明朝》、王世華《明代的巡按御史》、顧誠《明末農民戰爭史》、《明史》《明實錄》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朝文社  > 古代史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明朝五大奇葩規矩,導致“官不聊生”,卻撐起盛世江山
中國古代官府十大幽默判詞
人類史上社會福利最好的王朝,是怎樣悲情消亡的?
歷史上有一種官職,本是正義的化身,最后卻變成大害
古代官府雷人的十大幽默判詞
他們一路所向披靡滅亡諸國,直到在這里靠了岸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日本三级在线线观看,人妖α片,做爱网站,美女AV,AV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