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25年過去:他們走向了悲劇,我們還在努力成為“大俠”

今年,是《仙劍奇俠傳》游戲面世25周年。

好幾天前,仙劍舉行了一場25周年音樂會。

沒上熱搜,很少有人知道。

想來也不意外,當初著迷仙劍的少年們早已沒了當初的瘋狂。

可當我聽回那場音樂會時,前奏一響,差點哭了出來。

我的青春好像回來了。

一曲聽罷,腦海中閃過無數片段。

想起仙靈島上柜子里李逍遙和趙靈兒那一吻。

想起鎖妖塔里為愛被大石板砸死的林月如。

想起那晚在小山坡上定下的迄今尚未實現的十年之約。

想起最后只剩下李逍遙抱著孩子那一幕。

想起明知道是悲劇,偏要看一遍又一遍電視劇的少年......

過往片段,經不起回憶,盡管仙劍遠去多年,但每次回憶起來,總是淚目漣漣。

十年一劍情如夢,再向蒼天問仙蹤。

只嘆,夢已遠,蹤已逝。

1

多年后回首仙劍,我還是忘不了那一晚的小山坡。

繁星點點,煙花燦爛。

逍遙沖著星空喊:“我李逍遙要做天下第一大俠,我要鋤強扶弱,我要名留青史。”

其他人緊隨其后。

“我林月如要讓林家堡成為天下第一大幫,我是女幫主,然后再跟這個臭蛋爭第一。”

“我趙靈兒要讓所有南詔國子民永遠幸福快樂。”

“我劉晉元要拋頭顱、灑熱血,幫當今的皇上匡扶大唐江山。”

“我唐鈺不怕任何艱難,要跟我義父一樣,忠心鐵膽,保衛國家。”

“我阿奴要天天開心,一生一世都快樂,天天開心天天吃。”

他們滿懷希冀:

“今日一別,讓我們十年后再相見。”

“我們一定會達成心中理想的。”

“一定會的!”

十年過去了。

十五年過去了。

那句“一定會的”終究成了一枕黃粱。

后來我也才明白,那晚過后,時間仿佛被摁下了快進鍵。

每個人都在倍速成長。

靈兒背負上了家國,扛起了女媧后人的重責,滿眼蒼生。

她身披圣靈披風,手執天蛇杖大戰水魔獸時,我已經很難把她與當初仙靈島上那個無憂無慮的女孩聯系在一起。

或許,她是步履最快的那一個。

卻快得讓人心疼。

那場戰斗,她贏了。

變回了最初仙靈島上的模樣,和逍遙牽著手回家,規劃著以后。

回余杭鎮開客棧,不再過問江湖,一家三口,安穩過生。

如果,一切就在這一刻結束,那該多好。

然而,這只是如果。

為見逍遙,靈兒苦撐著一口氣,撐不住了。

倒在逍遙懷里,血染紅了青色的裙子。

她的眼里再沒了家國,也沒了子民,只有逍遙。

一如十六歲那一眼,滿是愛意。

誰都知道,她要死了,可她舍不得死:

“逍遙哥哥,我不會死的。我要留在逍遙哥哥身邊,逍遙哥哥從小就沒有爹娘在身邊,他經常去裝瘋賣傻,其實比誰都細心。逍遙哥哥的生活過的很苦,他身邊最好的朋友都離開他了,靈兒不想再讓他這么痛苦。靈兒答應過,要給你幸福。”

漫天飄起了紅色蒲公英,靈兒還是走了。

回想起那晚小山坡,如果當時的李逍遙知道成為天下第一大俠的代價,是身邊所愛之人,我想他怎么都不會許下那個心愿。

故事的最后,十年之約只剩一人。

曾經翩翩少年變得異常滄桑,終于明白了那句“活下來的那個往往是最痛苦的。”

一句“你明白嗎”,問得劍圣滿眼心疼。

小時候看,不懂個中含義,只知道難過。

十幾年過去后才明白,這一切都是宿命。

2

面對既定的宿命,他們想過改命嗎?

想過。

也做過。

李逍遙在女媧像前祈禱,穿越回了過去。

救下了被追殺的姥姥和孩童時期的靈兒。

他知道仙靈島在東,便讓鳳凰往西飛,落在西邊一個小島,叮囑姥姥別讓任何人上島。

給了靈兒一顆小石頭,騙她說是種子,等種子開花便能相見。

特意囑咐酒劍仙,不要去余杭鎮,不要教一個叫李逍遙的孩子武功。

他以為,只要這么做,歷史不會重演。

逍遙不會遇見靈兒,不會遇見月如,酒劍仙也不會教他武功。

他們可以在各自的地方安安穩穩過完這一生。

但,他錯了。

他們飛了很久,繞了一圈,還是回到了仙靈島。

年少的逍遙還是上了仙靈島為嬸嬸求藥。

不喜歡被約束的酒劍仙還是去了余杭鎮。

靈兒每天向大樹伯伯許愿,一滴淚珠還是讓石頭發了芽。

他努力了,但沒能逃過宿命的輪回。

靈兒呢?也一樣。

她的宿命,和母親一樣,是歷來女媧后人的使命。

仙靈島上初相遇,一見逍遙誤終生。

從柜子里那一吻開始,靈兒眼里只剩下逍遙。

也是那一刻起,她一路被推著長大,被迫直面女媧后人的宿命。

她掙扎過。

懷孕現出蛇身后,不斷自殘,不愿接受現實。

想與逍遙重逢,阿奴告訴她只要用自己的血就能短暫變回人形。

她割了手,沒有一點猶豫,哪怕代價是減少壽命。

還是以誤會告終。

而前方等著她的還有忘憂蠱,情敵,南詔安危。

十年之約后,她終究接受了這一宿命。

獨自承受一切,拱手讓出了心愛之人。

回到南詔,履行女媧后人使命,與水魔獸同歸于盡,救下蒼生。

宿命終結那一刻,她終于可以眼里只剩下自己的逍遙哥哥。

與宿命這場斗爭,她輸了,但也贏了。

月如的宿命也相當悲凄。

小樹林里,一劍刺向李逍遙。

還那一劍,她用了一輩子。

愛上一個人,便可以為那個人改變一切。

平常男裝的她穿上了女裝,哪怕逍遙再怎么嫌棄也始終跟在身邊。

以前我真的很討厭她,明明人家已經是一對,還要插足。

可現在,是心疼。

為愛,她足夠勇敢,哪管世俗如何,死纏爛打給逍遙系上莫忘鈴,自己則持莫失鈴。

為愛,她可以幫著逍遙去找靈兒,為她造一場紅色蒲公英。

為愛,她可以解下那串莫忘鈴,獻命女飛賊。

她最幸福的一刻,莫過于動身前往鎖妖塔前,逍遙在她耳邊說的那句:

“等一切過去,帶你一起吃到老,玩到老。”

只可惜,僅止于此。

鎖妖塔里,忘憂蠱失效,逍遙想起了所有記憶。

她看著逍遙和靈兒抱在一起,終于明白愛而不得的滋味有多痛苦。

靈兒一句“那月如姐姐呢?”徹底讓她直面自己的痛苦。

強忍眼淚擠出了一句“我沒關系的。”

我總算明白歌里那句“明明是三個人的電影,我卻始終不能有姓名。”

也是那一刻,她決定了放手。

要想走出鎖妖塔,三個必須死一個,選擇了自己。

一把甩開手后,她腦子里閃回關于逍遙的種種,回想起那句“要一起吃到老,玩到老。”

眼角帶淚,感概萬分:“真沒想到,我已經這么老了。”

真是一眼萬年。

大石板砸下了,任憑逍遙再怎么搖動莫忘鈴,莫失鈴再也不會響起了。

我忽然懂了月如。

“原來,緣分是用來說明,你突然不愛我這件事情。”

其實不光他們,誰都逃不過宿命二字。

瀟灑的酒劍仙一聲不響地死去。

古板的石長老和喊著要匡扶大唐江山的阿七都遭拜月所殺。

阿奴和唐鈺犧牲化成了比翼鳥。

宿命如潮水般涌來,逼著每個人去犧牲。

只剩逍遙,不再逍遙。

后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都不能接受這些宿命的設定,想過千遍萬遍,結局為何要如此悲涼。

直到如今看回,才明白他們其實已經在既定宿命里拼命做到了最好。

逍遙背負的俠義,做到了。

靈兒背負的家國,拯救了。

月如背負的癡情,釋懷了。

結局很壞,但也不壞。

仙劍的另一個名字,叫遺憾,叫殘缺。

人生也是。

3

成年以后,每看回仙劍,總會有不同的感受。

它把很多悲劇赤裸裸展示在我們面前,但同時,它又在教我們:

即便悲劇在前,也不要忘了愛。

這份愛,有關愛情。

我最為難忘的,是十年之約后,阿七獨自離開,途中救了一只蝴蝶彩衣,中了蛛毒。

彩衣報恩,嫁作妻子。

平常善解人意的阿七卻一反常態,又是斥責,又是打翻藥碗。

外人看來,阿七很壞。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過是不愿彩衣為他耗費真元。

可彩衣哪管這些,明知是悲劇也義無反顧。

犧牲千年道行,乃至自己性命,以換回阿七性命。

僅僅只有十年。

她無悔。

“千年換十年,值得嗎?”

“沒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這話用在任何人身上都成立。

像唐鈺為救阿奴,割手跳下葫蘆引開血鴉。

像月如推開靈兒逍遙,葬身鎖妖塔。

像逍遙之于靈兒,姜明之于女苑,圣姑之于酒劍仙,巫后之于劍圣......

你給他們每個人重來的機會,會做同樣的決定嗎?

會。

關于愛情,他們早已教會我們,不談值不值得,只談愿不愿意。

哪怕是以悲劇收尾,只要愿意,只要愛過,就夠了。

這份愛,還有關親情。

你會發現,全劇看下來,石長老對唐鈺管教相當嚴厲。

從小到大,他對唐鈺只有苛責與懲罰。

哪怕是一粒米掉在桌上都要斥責上一番。

所以,即便唐鈺明明已經比很多人優秀,即便他學會了很厲害的“飛星”,還是沒得到過石長老一句贊賞。

以前,我總會替唐鈺鳴不平,他沒得到應得的愛。

可如今看回,才懂石長老那份愛,深沉而隱匿。

小山坡那晚,唐鈺許下十年之約:

“我唐鈺不怕任何艱難,要跟我義父一樣,忠心鐵膽,保衛國家。”

鏡頭掃過石長老,他看著唐鈺,滿目欣慰。

之后被拜月教突襲,打斗之際,他一人擋住敵兵,只說了一句:

“唐鈺快走!”

受了重傷之后,強撐著一口氣想見唐鈺。

見到唐鈺那一刻,強忍著眼淚:

“義父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夸過你,你很出色,將來必成大器。”

這樣的愛,我在仙劍里看過很多次。

穿越回過去的逍遙,見到十年前的嬸嬸為了照顧好他,不惜自己偷東西、騙錢。

姥姥為了靈兒不惜犧牲了自己。

林堡主為了女兒什么事都愿意做......

仙劍把這些親人之間的愛都層層剝開了給我們看,告訴我們:

我們時時刻刻都在被親人愛著,疼著。

不止如此,仙劍還在我們三觀形成的年紀里,教會我們什么是俠義之氣。

最讓人想不到的,是阿七。

明明手無縛雞之力,卻硬是臥底到拜月身邊。

忍辱負重。

假裝刺死逍遙騙取信任,艱難找到拜月的弱點。

最后被一劍刺穿心臟。

這便是阿七的俠義。

再次看回,你會發現,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俠義。

哪怕沒有一點武力。

年少我們總以為要靠武力,像逍遙那樣才能成為大俠。

但仙劍告訴我們,行正道,做正事,便是大俠。

還有,還有......

它告訴了我們很多,很多......

這便是我所愛的仙劍。

4

仙劍游戲面世25年,電視劇面世15年。

它是仙俠的開始,更是巔峰。

一曲《殺破狼》《莫失莫忘》響起,腦子里總會自動閃回無數關于仙劍的場景。

一曲《逍遙嘆》,總讓人聯想起御劍飛行的逍遙。

一曲《六月的雨》,腦子里都是活潑可愛的靈兒。

一曲《一直很安靜》,總會想起鎖妖塔里月如最后一個眼神。

感慨萬千。

讓我記住還有嗜酒如命的酒劍仙,至今還對那首詩印象深刻:

御劍乘風來,除魔天地間

有酒樂逍遙,無酒我亦癲

一飲盡江河,再飲吞日月

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劍仙

有強迫癥,走七步便要回去檢查有沒鎖房門的阿七。

喜歡吃的阿奴,呆萌的唐鈺,固執的石長老......

想起以前,仙劍大熱那會。

男孩們課下熱衷于討論游戲過了哪一關,拿了什么裝備。

還記得游戲里的設定:

1. 李逍遙會援護所有的女主。而只有林月如會援護李逍遙。

2. 人物死亡時候李逍遙會爆發,李逍遙死亡,只有林月如會爆發。

3. 如果面對AOE狀態,李逍遙優先援護趙靈兒。

還記得因為不喜歡月如,一直給她用最差的裝備。

直到鎖妖塔,親眼目睹月如死去,哭得比誰都兇。

反復讀檔,拼了命想找到讓她活下去的方法。

甚至從頭開始,給她用最好的裝備,呵護周全。

與男孩不同,女孩們癡迷于收集各種仙劍電視劇的貼紙、海報、周邊。

有的人知道十年之約之后太過悲痛,每次都只看到那便關掉。

還有的,明知是悲劇,還是哭著看了好多遍。

如著了魔一般。

那時的我們多希望,那晚的小山坡就是結局。

又或者,逍遙回到過去,往南北飛,別再飛到仙靈島,酒劍仙聽話點不去余杭鎮。

這樣的話,逍遙還是會跟著嬸嬸開著客棧,做著大俠夢。

靈兒會跟姥姥生活在一起,沒有女媧后人的背負,安安穩穩過完這一生。

月如還是那么野蠻,欺負著表哥阿七,無憂無慮。

酒劍仙繼續喝著酒,阿七繼續暗戀著月如,唐鈺和阿奴打打鬧鬧,石長老依舊一臉嚴肅......

那該多好。

只可惜,仙劍虐了我們一遍又一遍。

月如命喪鎖妖塔,靈兒與水魔獸同歸于盡,酒劍仙被阿奴所殺,阿七遭拜月所殺,唐鈺與阿奴化為比翼鳥,石長老灰飛煙滅。

十年之約,成了一場騙局。

多年以后我才發現,事與愿違是人生常態。

戲內如此,戲外如此。

2009年,唱著《一直很安靜》的阿桑因乳腺癌離開了人世。

那天,很多人哭成了淚人。

迄今為止,還有很多人在那首歌下懷念著阿桑。

如果她還在,那該多好啊。

只是,這一切都僅僅是如果了。

物是人非了。

但,我們還是依舊懷念著仙劍。

不管是以什么樣的形式,貼吧發帖,插曲評論,重玩游戲,重看電視劇,我們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懷念著它。

仙劍對于我們而言,已經成了一個不可抹去的回憶,清晰而深刻。

我們之所以那么喜歡仙劍,不僅僅因為它是我們的童年。

還因為它教會了我們什么是愛,什么是俠義,什么是夢想。

哪怕即將邁入酒劍仙的年紀,哪怕被生活磨平了棱角,我們也還是滿懷夢想,要斬妖除魔,要名揚四海。

25年如一夢。

夢醒人間看微雨,江湖還似舊溫柔。

寫在最后:

我是喬克。

寫下這篇文章時,我又重新看了一遍仙劍,每個人都還是那么讓人懷念,很多情節都讓人忍不住想哭,這么多年過去了,仙劍還是心頭那道白月光。我知道十年之約最后都是會失陪,但還是愿意相信那份美好,不管過去多少年,仙劍情在,莫失莫忘。


文字為極物原創,轉載請說明。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極物來了  > 極物頭條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仙劍奇俠傳》13周年了,我們都沒成為大俠
《仙劍奇俠傳》14年:世界再喪,我陪你扛
盤點影視劇玄幻題材大行其道的幕后推手
那些年我們一起看過的仙劍劇
仙劍歷代出現過的女媧后人,原來結局都是這么悲慘
《仙劍奇俠傳》經典臺詞大全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日本三级在线线观看,人妖α片,做爱网站,美女AV,AV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