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的圖書館 個圖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辦!

下載APP
這屆年輕人,想睡個好覺有多難?

2020-11-03

    現在的90后們,已經睡不著覺了。


    昨晚輾轉難眠的,并非只有雙十一付尾款的剁手族。

    你是否已經連續幾天,到凌晨1點了才爬上床?你是否在深夜,人已經躺在床上,但大腦卻就是不肯就范,機械地打開微信、微博,一遍遍地回復信息和刷新頁面?你是否明明困得不行,但腦子里就是充滿了各種焦慮,不得不又打開電腦繼續熬夜?

    現在的年輕人,想踏踏實實睡個覺越來越難了。

    根據中國睡眠協會發布的《睡眠白皮書》數據顯示,在國內,已經有超過3億人存在睡眠障礙。近日,央視財經對睡眠質量問題也進行了報道,報道中稱,在大量調研后的結果顯示,有3/4的調研對象是在晚上11點以后入睡,占1/3的人要熬到凌晨1點以后入睡;其中近一半的年輕人是在凌晨1點睡覺。

    年紀輕輕,為什么越來越難以輕松入睡?本期小酒館,我們和幾位90后聊了一下。他們中,有的人是被工作剝奪了自我和睡眠的權利;有的是在讀書時熬夜成了習慣,工作之后又持續加班,以至于現在即使在身體非常疲憊的情況下,也失去了主動入睡的“能力”;有的人是年輕的北漂一族,因為生活的壓力選擇了合租房,卻被奇葩鄰居逼得無法入睡;也有年輕的職場媽媽,不得不面對生活和孩子帶來的一個個無眠夜晚。

    長期無法睡個好覺,給很多人帶來了體重下降、記憶力下降等身體和心理上的影響;為了睡眠,年輕人們也使出了渾身解數。他們換住房、吃褪黑素,耳塞和眼罩隨身攜帶,有助于睡眠的各種保健品也成了必需品。根據天貓醫藥數據,今年1-9月,褪黑素的銷量同比增長了57%。工作上的焦慮,生活環境的改變,讓入睡成了這些在都市打拼的年輕人眼前的難題;而從身體、精神到荷包,他們也被迫在為自己的睡眠“買單”。

    睡眠自由,正成為年輕人們新的期盼。

    連續熬夜20天,不睡覺的年輕人撐起直播電商

    希希 | 23歲 電商主播

    我是杭州一家服裝淘寶店的店播主播。一個月之前我新入職了這家公司,剛來那幾天,看著每天凌晨十二點到三點的直播排班表,我差點當場放棄,但是為了雙十一來臨前的旺季收入,我還是忍了忍,決定先播一下試試看。

    電商直播這兩年特別火,但是除了李佳琦和薇婭之外,淘寶直播大部分都是店鋪直播而不是達人直播。店鋪直播一般都是好幾個主播輪班制,分時段,誰的數據好,就能在好的時段多播,比如晚上,但總會碰到凌晨場。

    這個行業辛苦是出了名的,從頭部頂級主播到小主播,幾乎都是全年無休。我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個笑話,一位在上海的淘寶店主把整個公司搬到了杭州,別人問他為什么,他說可以連續熬夜20天以上的電商界人才只有杭州招的到。

    圖/二十不惑

    我剛到這家公司的時候,還處于試用期,所以就讓我去播凌晨十二點到三點的時段,因為這個時段以前沒有固定排班,只有到了旺季的時候,比如現在臨近雙十一,即便到了凌晨兩三點還有很多人看,轉化率還可以,老板就用這個來考察我。

    我一個23歲的女孩子,每天十點人家都要睡覺的時候,我還在化妝,十一點半趕到公司做準備,十二點開始播,連續不停播三個小時,三點多下播后我還要整理數據,整個公司除了值夜班的保安幾乎就沒有別人了,我只能自己打車回去,到家就四點多了。

    就這個節奏,我連續播了半個月。后來數據起來了,我被老板安排到早晨場,七點開始播,我就得五點起床化妝,這樣又是半個多月。我的收入主要是靠銷售提成,好的時候一晚上能賺一千多,最好的下午六點到晚上十二點的時段有時能賺三四千元。

    我經常見到凌晨四五點鐘的杭州是什么樣的。我家小區附近有一間早點鋪,每次我下班回來的時候,那對年輕夫妻就已經在忙了,特別崩潰的時候我就想想這些,哪一個人不是這樣辛苦求生的呢,尤其我們電商行業,杭州最不缺的就是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入行門檻這么低,現在又是暴利,很多人都往這里擠,大家只能拼誰更努力。

    年輕的時候還能熬的動,就要努力去抓住一些什么東西,因為除了時間之外,你沒有什么能拿出來交換的。很多主播會把賺來的錢拿去整容,轉型成達人主播,或者去時薪更高的店鋪。這個行業非常殘酷,一旦你數據不好看可能立馬就會被取代,每個人都有危機感,熬夜拼命可能是降低這種危機感的最好方式了。

    像我這樣的,正常的睡眠已經是一種奢侈。由于作息不正常,我現在經常睡不著,一天睡眠時間不足4小時,即使躺在床上,精神也特別亢奮。我現在在吃褪黑素,但感覺也作用不大。

    我也希望自己能早點轉到別的崗位去,畢竟總有一天堅持不住,但是什么時候才能熬出頭呢,誰也不知道。

    做銷售,就沒有休息的權利

    張文 | 26歲 原教育機構銷售

    “美少女戰隊,勇奪第一,必定達標!”

    離開之前我工作的教育機構已經兩個月了,但直到現在,這個口號仍然時不時回蕩在我的睡夢里。

    從今年4月到8月,我做了4個多月的教育行業銷售,而這段經歷如果要我用幾個詞總結,那就是:魔幻、痛苦,還夾雜著某種“瘋癲”的感覺。當然,還有睡不著覺。

    上班伊始,一位領導就告訴我:選擇了做銷售,那你就沒有休息的權利。她給我講了她的所謂“經驗”,比如每天5點鐘就起床,開始給客戶打電話、發信息。沒有什么科學方法,就是簡單粗暴,單刀直入。

    最初的我,還不明白她和我說這句話的含義。直到我真正做上手,才知道這一切背后的代價。那段時間,我的整個生活,包括睡眠時間,都被“銷售”、“續費”、“留存”等字眼占據,就連做夢也是在給客戶打電話,分析客戶愛好是什么、該給他講什么話、讓他報名我們學費1200元的課程,直到醒了都分不清那是現實還是夢境。

    上下班開始和結束的時間點,都是從喊口號開始的。兩三百人聚在一個大會議廳里,大家會一起喊。我們組有6個人,都是20多歲的女孩子,我們稱這個組是“美少女戰士組”,我們的口號就是“美少女戰隊,勇奪第一,必定達標”。每天上午10點有動員會,晚上10點下班前有總結會,就這樣喊了整整4個月。

    我們的銷售模式是這樣的。公司會先做活動,比如9.9元可以購買一周13節課,以此拉新到第一批新用戶。我們的銷售工作,就是從這些9.9元的用戶里,篩選出可以支付1200元買課的用戶。我們先是加微信,然后就組“學習群”,通過微信群營銷和電話營銷,達到讓用戶付費的目的。

    說起來簡單,但每一環都需要透支時間,公司要求我們對用戶的加微信率要達到80%,加不上就要打電話,不分上下班時間,3天內要加完200個用戶的微信。當然最艱難的還是讓用戶付費,達到18%的續費率是達標,30%是及格,60%就有重獎。

    銷售旺季時,我覺得自己真的就像一個高速運轉的陀螺,被KPI抽著走,被領導牽著走,被客戶罵著走。最瘋狂的時候,我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醒來時發現,工作用的手機里積攢了幾千條微信要回,工作群里充斥著家長的各種問題、備課老師的通知等等,感覺自己就像在沙漠里淘金,充滿希望但又絕望。

    我那時幾乎每天都是凌晨才回到家。盡管身體很疲憊,但大腦卻極度亢奮,躺在床上,盡管知道自己必須要休息,但是就是睡不著。我試了“數羊”,不管用;看電視劇,反而會越來越興奮。

    我的父母開始每周給我送牛奶,讓我睡前喝,還送來了各種安神的保健品,但我的神經系統好像對這個免疫。后來,我的體重急劇下降,就連臉色也不對勁,泛青。

    最后,我只好去看網絡小說。

    我看網絡小說的習慣實際上從初中就有,沒想到現在居然派上了用場。我尤其喜歡穿越類或霸道總裁類的文章,盡管文字看起來很“小白”,劇情也可笑,但它卻真正能把我抽離這個世界,讓情緒得到放松,然后才能慢慢地睡著。每次我都是到第二天醒來,發現手機屏幕還停留在小說App上呢。

    于是在工作了4個多月之后,我選擇了離職。有時候覺得,不是我們不想休息,而是我們的工作,真的是讓我們“舍棄自我”。

    熬夜,已經成為一種生理習慣

    Moka |24歲 記者

    年輕人睡個好覺有多難?這個問題簡直是為我量身定做。

    我,24歲,工作2年,熬夜史卻長達9年。

    讀高中時,剛好是韓星在內地娛樂圈風頭無兩的時期,15歲的我跟風成了某個韓國男團的“鐵桿粉絲”。為了追星,小小年紀的我學會了一身功夫,每天熬夜為愛豆剪視頻、修圖片,甚至還在貼吧定期更新“王道文”,還因此收獲了一小批粉絲。現在回想起來,年輕可真是好——白天上課,晚上去補習班,半夜回家做應援,就這么連軸轉了幾年,竟然也不覺得累。

    上了大學,生活開始變得豐富,追星倒顯得索然無味了。白天的時間被上課和社團活動塞滿,刷劇、逛淘寶、看小說、打游戲,這些娛樂活動只能放到晚上去做,但我依然不覺得累,反而覺得熬夜玩手機快樂加倍。

    畢業以后,讀新聞專業的我,自然而然地成為了一名記者。做媒體很累,尤其是跑一線的年輕記者,要經常出差,四處跑采訪,為了保證新聞的時效性,還要經常熬夜通宵趕稿。身體上的累是次要的,心理上的累才是壓力之源,為了找到一個好選題,寫出一篇好稿子,我時常焦慮到整宿都睡不踏實。作為新人,我需要不停汲取大量信息豐富認知,和大量各行各業的人對話,腦子必須要保證時刻都在高速運轉。

    圖 / unsplash

    這時候我才發現,一個好的睡眠,對我來說已經是奢望了。多年的熬夜習慣加上工作帶來的壓力和焦慮,讓我開始生理性失眠了。

    為了睡個好覺,我想了許多辦法。比如我曾偷吃姥姥的阿普唑侖,但是處方安眠藥的副作用太大,第二天腦子昏昏沉沉,太影響工作狀態。于是我只能選擇物理抗失眠——白天控制咖啡攝入量,晚上做有氧運動,用艾蒿泡腳,睡前戴上眼罩和耳塞,偶爾還會吃一片褪黑素。但狀況依然不理想,幾乎每天都是凌晨2點以后才能睡著。

    失眠帶給我的不僅是心理上的痛苦和焦慮,還有大把脫落的頭發,日益增長的體重,以及明顯下滑的記憶力。

    小歡喜里,英子在半夜偶遇要去輕生的丁一,英子問他去哪里,丁一卻莫名其妙地回復英子說“祝你睡個好覺。”這是常年失眠的丁一能夠想到的最真誠的祝福了。只有經歷過失眠的人,才懂得“祝你睡個好覺”有多重要。

    現在是11月1日凌晨,希望我接下來能睡個好覺。

    北漂族在合租房,沒有睡好覺的權利

     小豬豬 | 24歲 傳媒行業從業者

    搬家前,我已經好久沒有睡個好覺了。自從住進之前的那間合租房,我就被隔壁情侶每晚的動靜折磨得痛苦難當,半夜里經常被他們發出的亂七八糟的聲音吵醒,然后陷入抓狂狀態。

    不僅如此,隔壁那對情侶中的女孩是個影樓化妝師,經常半夜才下班,等她洗漱完安靜下來,都已經后半夜了。想想北漂們都不容易,我也就忍下了,買了兩對降噪耳塞,還給門貼了隔音密封條,就這樣每晚將就著入睡。

    可是忍并不能解決問題。這對小情侶的擾民頻率不僅越來越頻繁,程度也越來越過分。有天晚上,我被一聲巨大的關門聲嚇醒,迷迷糊糊打開手機一看,已經是凌晨一點。更讓人煎熬的是,她還半夜去廚房做飯,切菜聲、油煙機聲、鍋碗瓢盆的碰撞聲一直響到了凌晨兩三點。

    當時我就崩潰了。我打開微信跟她商量,晚上能否動靜小點,但是等到第二天都沒有得到回復。郁悶加生氣,我輾轉難眠到天亮,望著窗外快要亮起的天,我突然想家了。想到爸媽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那一刻才意識到成年人的艱辛。可是生活還是要繼續,第二天我依舊頂著兩只熊貓眼一臉平常地上班了。

    連續許久沒有休息好,就連工作也不在狀態,而且第二天閨蜜要來北京,到我這里落腳,我想無論如何我都要有個安靜的晚上了。第二天晚上,這個女孩依舊如此吵鬧,忍無可忍下,我給她和她男友同時發送微信說了夜間擾民這件事,并且告訴對方,自從他們搬來以來,只要他們在家我就沒有睡過一個完整覺,除此之外還有他們在公共區域的占用的空間太多,廚房以及衛生間擺放的全是他們的東西等。言語有理有據,我覺得是個正常人看到這些都不會無動于衷吧。

    圖 / 老友記

    這個女生收到我發的微信之后,這天晚上,動靜明顯更大了,不過她的男友比較明事理,在微信上對我回復了抱歉,并表示以后會注意的,然后我就聽到他和女生協調,讓她小點聲,但女生反應很激烈,我聽到了一句“憑什么她說什么就是什么”,于是這對情侶就以我的微信為開端,爭吵了起來。言語激動處,我還聽到一聲清脆的巴掌聲,以及女生的哭聲。

    當時我嚇壞了。愧疚下我想要去勸架,卻被閨蜜拉住了。那一晚,我們聽著他們倆的吵鬧,又是無眠的一夜。

    后來沒幾天,我就搬離了這所房子,另外在自如租了一個兩居。但是,管家一開始只告知我隔壁是一個女孩,可我住進去之后發現那其實是對夫妻,一個程序員和一個銷售,他們都經常加班到深夜。跟情侶合租的尷尬,在這里一樣都沒有避免。絕望之下,我決定搬離群租房。

    但一個人住,卻拉高了租房成本。原來的房租還不到三千元,現在我租下了長租公寓,預算不得不提高到了四千多元,再加上公寓每個月收取房租10%的服務費、維修費等,也是一筆很大的開銷壓力。盡管如此,但是一想到入住之后再也沒人能打攪我睡覺也就值得了,或許沒有搬離群租房,我就已經離開北京了。

    成為母親后,三年多沒有睡過一個完整覺

    塔芙 | 30歲 職場媽媽

    我一直都覺得睡不好是大多數職場寶媽、尤其是新手寶媽共同的難處,特別是像我這種什么事情還喜歡親力親為的媽媽。

    今天早上我看了一篇文章,整體就是在說當了媽媽的女人想睡個好覺有多難,不過看到結尾才發現原來是個賣乳膠枕頭的廣告貼。

    說起“睡不好”這個話題,大概要追溯到3年半之前了,從我剛剛得知自己懷孕開始。

    圖 / 82年生的金智英

    我因為是第一次懷孕,特別小心翼翼,孕早期很怕晚上睡覺翻身動作太大什么的對胎兒有影響。我一直都屬于那種睡眠很淺的人,這樣睡眠就更難保證了。到了孕晚期,基本想睡個好覺就更難了,幾乎每天凌晨3點左右,都會被胎動驚醒。終于熬到孩子出生,我想著這下終于可以安穩了,殊不知這是“睡不好”的升級版。

    新生兒大概每1-2個小時就要吃一次奶,晚上最多是3-4個小時,而我還是純母乳喂養。就跟網上曾經流行的那句話一樣:“哪個媽媽沒見過凌晨1點、2點、3點、4點、5點鐘的樣子”,事實也確實如此。

    我在孩子4個半月齡的時候結束產假,回到工作崗位。差不多從孩子6個月開始,晚上醒的次數慢慢減少了,吃奶的次數也減少了,但我又面臨了一個新的問題,那就是每天半夜都要起來用吸奶器吸奶。

    于是我白天要上班,半夜還要起來吸奶,這個過程持續了長達半年的時間,大概一直到孩子1歲左右終于結晚上不用再刻意起來了。

    理論上來說,1歲左右的孩子也不是非要和媽媽一起睡了,但我恰好就是那種萬事喜歡親力親為的媽媽,除極其原則性的問題之外,我覺得都可以順其自然,這其中就包括斷夜奶、分床睡等等。

    所以,這樣得狀態一直持續到了孩子2歲多。可即便是這樣,也很難睡一個一整晚不用醒得“整覺”。孩子晚上可能會因為不適應而哭幾聲,也會在不同的發展階段因為大腦思維的過度活躍而害怕、驚醒。

    于是為了能踏實地睡個好覺,我有幾次都是讓孩子爸爸直接把孩子送回老人家里。孩子不在身邊的那幾個晚上,也就成為了我近3年半以來,睡得最安靜的覺了。

    室友你可不可以小點聲,吵到我了

    奶茶 | 23歲 學生

    “ 喂,你小點聲音,吵到我睡覺了!”天知道,我多想把這一句話說出口。

    大學四年,睡一個安穩覺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幾乎每一天早晨,都被室友叮叮咣咣的聲音吵醒。有時候就連休息日的早上,她都會定一個比公雞打鳴還吵的鬧鈴,但被叫醒的人總是你。

    每個人的大學都是值得讓人懷念的一段日子。寢室是組成我大學光陰故事中必不可少的一個要素,但我卻忽略了擁有一個“完美室友”的重要性。

    我的室友睡得晚,起得早。而她的原則是:我不睡時,你們也別想睡。

    幾乎每個早上,都會有一個聲音把你從睡夢中吵醒。6點準時,她的鬧鈴將響遍整個宿舍,但永遠也叫不醒她。我們只能下床把她叫醒,這也意味著,我們也不用睡了。從她穿衣、下床、洗漱、化妝、開關門,每一個步驟都會伴隨巨大的音量,但她并不在乎你是不是還在休息。但一旦你哪天做事吵醒了她,她還會很不耐煩的說:“你小點聲音,吵到我睡覺了。”

    圖 / 二十不惑

    起床后,她還會把窗簾打開,讓陽光射進屋子里。多虧了她,讓我練就了開著燈也能入睡的基本技能。

    更讓人受不了的是,上完一天課,我們最想回到寢室躺在床上休息一下早點睡覺,可有的人就偏偏不讓你如意。寢室晚上十點半準時熄燈,但卻是室友“夜生活”的開始。“上線,準備開黑!快點、快點,趕緊來打主宰.......”連麥打游戲、還開外放,這成了我們寢室夜生活的標配。大多時候我都會伴隨這種“音樂”入睡,耳塞也是我的枕邊必備。

    為了提醒她小聲一點,我們也做了很多的無聲的反抗。我們提議,大家一起買床簾,定了室規,比如“晚上11點半之后,盡量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音;定鬧鈴的聲音自己能聽到就好;開門的動作輕開輕關;早上大家都沒有睡醒的情況下,盡量不要發出太大聲音。”但這些規定,她都視而不見。

    沒辦法,我們為了寢室的和睦相處,只能做善意的提醒,可這一提醒就是四年,她越發的肆意妄為。我們每天只能盼望著,趕緊畢業,跟她再也不見。

    *題圖來源于unsplash。應受訪者要求,希希、張文、Moka、塔芙、小豬豬、奶茶均為化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lindan9997  > 改善睡眠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人際關系多復雜?一個寢室6人5個群引熱議
川大美眉打造小清新寢室 網友驚呼想睡(1)
你的寢室有幾個微信
我的野蠻室友:女生寢室【上】
處理寢室關系,珍惜現在室友
一個人在離家很遠的城市讀書是一種什么體驗?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日本三级在线线观看,人妖α片,做爱网站,美女AV,AV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