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青島,五月春深似海,就是這么恣兒

2020-05-14

物道君語:

青島,一切剛剛好。

老舍寫青島,只寫五月,卻不寫六月七月。

理由大抵就在于,青島的五月,春深似海。“風不涼,浪不高,船緩緩的走,燕低低的飛,街上的花香與海上的咸味混到一處,蕩漾在空中。”

它有著兩季的交歡,意在春景如夏,是深春淺夏的合響。而且,也只有在五月,“May I love you”才可以由“我可以愛你嗎?”翻譯成“五月,我愛你”。

五月,青島,我愛你。

青島,隔山隔海愛依舊

青島一頭是海,一頭是山,他們生活在山與海之間。

嶗山槐香絲絲,五月它們從枝繁葉茂的綠意間,伸展出一簇簇,如積雪,如團云的米色花。此刻剛好鼓起一個小包,花瓣嫩,花蕾甜,是最好吃也最香的時候。每年這個季節,槐花樹邊上都站滿了人。

但那些疏于上山的青島人,也不著急。在山風的鼓吹下,很快槐香一路小跑,跑進了島城的大街小巷,在五四廣場邊走邊吹風,也能聞得到。無論山海,盡數氤氳在槐香絲絲里。

也因此,島城中有數不盡的坡道,連接山與海,房屋依山或傍海而建,地面有起有伏。青島人說,若是不熟悉,一個接一個的上坡下坎,很容易迷路,但又迷人。

因為不知道接下來所遇是什么?是紫丁香,或是月季,是另一條石子路,一段有貓攀爬的樓梯,或是一座山,或是時隱時現的海面......

在一道小學語文閱讀題里,有一段話:

青島的路,像大海的波浪

一會兒低,一會兒高

上坡時,我大聲喊,“加油,加油”

下坡時,仿佛有風爺爺在背后推著,我喊“沖啊”

看,汽車遠遠的開來了,真像小船在海浪里顛簸

人走在其中,腳步也是費勁的,可是對常年生活在此青島人來說,又不覺得氣喘吁吁,慌張狼狽,因為他們早已習慣。

仿佛是詩意般的,走走停停,或坐在薔薇墻下,看風起云去,看花開花落,靜坐對流年。

山海之間的時光,是慢慢地,沒有刻意的行色匆匆。青島,是一個所愛不隔山海的地方。

青島,紅瓦綠樹是尋常

康有為在青島度過他的晚年,他給家里人的信中說:“青島是紅瓦綠樹,碧海藍天。”

走在島城,還能看得見許多德式建筑,紅瓦黃墻。陽光好的時候,綠樹上透漏而來的零落的樹影,在黃墻折射得很長,隱約可見那段百年前被德意志侵占的歷史,情感由此被牽絆進去。

如今部分德式建筑也是居民住所的一部分,不過大多數都是老人們住。經過翻修,院子種了菜瓜,有澆水聲,偶爾的叫喚聲。

紅瓦黃墻下,有人遛狗, 有人嬉鬧,有人看報...... 那段歷史的沉重,因這尋常的生活,漸復平靜。

老舍說:“五月的海就特別的綠,特別的可愛。看一眼路旁的綠葉,再看一眼海,真的,這才明白,什么是‘春深似海’。綠,鮮綠,淺綠,深綠,黃綠,灰綠,各種的綠色,連接著,交錯著,變化著,波動著,一直綠到天邊,綠到山腳,綠到漁帆的外邊去。

而被這碧海與綠意,所延綿而去的,所被治愈的,還有那份被歷史纏繞的思緒,不是不再激動,只是更平靜地看待過往。

就像青島人將女孩換做“小嫚兒”,有一點洋氣,卻帶著一點曼妙的平靜。他們心中,有一片寬廣的碧海,像五月的波浪,緩緩地歸于平和。

青島,在不尋常的之處尋常生活。

青島,一座清涼島

郁達夫在青島生活過,后來沒能再去,便遺憾地寫下:“在東亞,沒有一處避暑區趕得上青島的。”

這要從上世紀30年代講起。“一二·九”愛國運動,山東大學的學生也組織抗日救國會,彼時校方站到愛國學生對立面,激起了全校多數師生的怒火,老舍就在其中。

第二年夏天,老舍正式辭去教職。但是這回,他說:“我既不想到上海去看看風向,也沒同任何人商議,便決定在青島住下去,專憑寫作的收入過日子。”

社會的熱浪與風潮席卷著大地,老舍就著島城的涼風,寫下了《駱駝祥子》《哀啟》《殺狗》《兔》《我這一輩子》......

而這股來自黃海之濱的風,不止讓老舍得以避暑,也讓梁實秋、王亞平,李同愈,孟超,臧克家......借避暑之名談點心里話,寫小說散文,發出自己的聲音。

在熱浪洶涌的時代,青島包容了這些人沸騰的血,也為他們送去絲絲涼風。

青島解放后,臧克家興奮地說:“沙灘上有大人,有孩子,有男的,有女的。彼此是陌生的,但交換著親切的目光,比賽著各自撿到的晶亮的貝殼,不論大人孩子,全是赤身赤心,全成為大自然的兒童。”

今日,青島仍然是吹吹海風、洗洗海澡的消夏舒心之地。只是這涼風不再是在熱濤中卷起,是在平淡日子里,涼風習習,談笑風生。

青島,就是這么恣兒

青島的味道是泡沫味的,一種是大海的泡沫,一種是啤酒的泡沫。所以青島人常說:“吹海風,曬肚皮,哈啤酒,吃蛤蜊。”

蛤蜊湯是青島的家常菜。熱水里蛤慢慢張口,不開口的扔掉,撕開蛤肉,再把原湯煮開淋入雞蛋液,也不必加酒去腥,就成了。

梁實秋說,青島人吃海鮮,“以清湯汆煮為上”。可在一個不近海的南方人看來,此種吃法實在太腥,而對在浪花里長大的他們,這卻是大海極致的鮮味,更發散,更漂浮,最堪回味。

而開海之后,萬家燈火都是海鮮味。它們在烤架上冒著煙,聽著蝦貝海蠣燒烤的“滋~滋~”聲,不由得食指大動,放縱起來。

最后灌上一瓶青啤,噸噸噸一飲而盡,淡淡的麥香氣順著喉嚨滑到胃部,再夸張地哈一口氣,就是這么“恣兒”!

“恣兒(zi)”是青島話,開心又舒坦。

生活不就是這樣么?吃吃喝喝,樂樂呵呵。

恣兒的是街巷里大爺,提溜一袋散裝啤酒,豐富的泡沫似就要從袋口溢出來,那是新鮮啤酒的標志,步履間都是慵懶的味道。

樂呵的是青島人的槐花情結,槐花炒蛋,槐花炒花蛤,槐花包子,乃至清蒸槐花,無論哪種,都有一股清甜從廚房里開始慢慢探出來,清而不淡,甜而不濃。

而對生長于此的少年,碧海藍天是向往,工作于此的青年人,大海卻是療愈的良方。穿過坡道,便是看到大海,走上坡頂,也可遠目眺望,陽光稀薄,沒有什么人,只有海風吹,安靜得很。

他們生活在山與海之間,愜意與快樂,在海鮮與花香之中,新鮮而滿足,又在青啤的麥香里暢快與充實。

青島,一切剛剛好

青島,就像五月的英文的“May”,那么美,陽光不酷暑,波濤不熱烈,風浪不洶涌,春深似海。

同時也生出了一種期待。因為生活無須“春風得意馬蹄疾”,尋常生活的舒適,能讓人生出了小小的充實,又積蓄著力量向穩穩的幸福進發。

青島,一切剛剛好。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系作者。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物道  > 精致生活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有一種初夏叫20℃!有一種美好叫在青島!
青島海云庵
【青島清晨的那片海】
實拍青島前海全景美照 天藍波碧壯闊唯美(圖)
青島諺語方言,你都知道嗎?
曾經滄海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日本三级在线线观看,人妖α片,做爱网站,美女AV,AV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