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凱的演技,從70分到90分
    前段時間,王凱霸屏了。

    湖南衛視晚間黃金檔播出王凱主演的《清平樂》;

    東方衛視和北京衛視晚間黃金檔聯合播出王凱主演的《獵狐》;

    這兩部劇無論是收視率還是口碑表現都頗為亮眼。

    兩部劇常常輪流坐莊CSM59城收視率第一寶座,而兩部劇的豆瓣評分均超過7.0分;

    王凱已經成為具有較高國民度、扛得起收視率的演員了。

    王凱演技的“高光時刻”

    王凱今日的成就并非天上掉餡餅、輕輕松松就獲得的,某種程度上說,王凱也屬于大器晚成的演員。

    1982年出生的王凱,2005年就進入演藝圈,多年摸爬滾打一直不溫不火。

    直到2015年,《瑯琊榜》和《偽裝者》相繼播出,王凱才分別憑借蕭景琰和明誠這兩個角色躥紅,更多觀眾重新認識了演員王凱。

    《瑯琊榜》中的蕭景琰,無疑是王凱演員生涯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個角色。

    王凱也曾直言他對蕭景琰這個角色的喜愛。

    “我看過那么多劇本,沒有哪個劇本像《瑯琊榜》一樣讓我哭了那么多次。”

    “靖王是我的理想人格……能夠在戲里完成這樣的角色,有一種夢被實現了的感覺。”

    蕭景琰正直無私、重情重義、寧折不彎,但身在權力的漩渦、受到帝王冷落且內心始終不忘摯友的冤案,也讓蕭景琰個性低調、隱忍、冷若冰霜。

    外表冷漠,內心澎湃如火,這個尺度一旦把握失當,很容易就演得“裝”或者顯得“浮夸”。

    王凱在詮釋蕭景琰時,肢體語言的幅度不大卻挺拔有力,體現出了人物的莊重和多思;冷峻與熱烈的情感,也更多地通過眼神表現,從細微處傳情。

    想必很多觀眾都記得蕭景琰知道梅長蘇就是林殊那一刻的表情,他大步流星,表情平靜,但眼神里心疼、悲傷、懊悔交織,洶涌與沉重的情感只能轉化為堅實有力的步伐,才不至于讓自己崩塌。

    《瑯琊榜》讓王凱獲得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男配角獎提名。

    之后,王凱主演的《如果蝸牛有愛情》《歡樂頌》《放棄我,抓緊我》等,雖然角色差異性不算突出,也均獲得不錯評價。

    2018年的《大江大河》,王凱終于又等到一個經典角色——宋運輝。

    宋運輝也是王凱戲路的一大突破。

    王凱要飾演1970年代十八九歲的農村青年,而不是之前信手拈來的玉樹臨風的帥氣男神。

    塑造角色面臨的最大難點是,如何讓帥氣的王凱變成瘦弱倔強的農村青年宋運輝,并能夠說服觀眾。

    王凱下了苦功夫。

    首先就是減肥。瘦成正抽條長個子的少年模樣,身板瘦小。

    然后是狀態。王凱讓自己靜下來,剝離掉成人世界的浮躁和雜念,還原到那個時代少年人的單純干凈。

    因此,《大江大河》王凱第一個鏡頭出來,角色的整個狀態就出來了,觀眾一下子就忘記了以前王凱的形象,他成了宋運輝。

    之后家庭成分不好的宋運輝,為了爭取自己的大學名額,站在烈日下要一遍又一遍地背誦《人民日報》,這個脆弱、執著、對改變命運充滿渴望的少年,深深擊中觀眾的心。

    這也成了《大江大河》中的名場面。

    宋運輝讓王凱獲得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大江大河》播畢,去年王凱并沒有新作播出。

    但2019年王凱并沒有閑著,2020年他有三部新作,除了已完結的《獵狐》,即將落幕的《清平樂》,《大江大河2》也已殺青。

    雖同為帝王,但《清平樂》里宋仁宗與《瑯琊榜》中蕭景琰的人設有明顯差異。

    王凱曾和導演張開宙討論許多,最后一致將宋仁宗這個人物定義在三個字上,“第一個字是'仁’,第二個是'忍’,第三個就是'人’。”

    “仁”可以通過情節體現。

    考驗演員的是,身為帝王“忍”的這一面,和走下朝堂的帝王作為“人”的這一面,必須通過細膩的演技區隔并體現出來。

    只有當“忍”和“人”這兩面結合時,宋仁宗這個角色才是復雜和有深度的,也才能獲得觀眾的普遍共鳴。

    王凱為宋仁宗設計的一個小動作,再次體現出他吃透角色。那就是宋仁宗的坐姿。

    “宋仁宗除了在上朝時是正襟危坐的,下朝之后,不管是跟大臣議事,還是在自己的福寧殿,他坐著的時候都不是很正的坐姿,或是半斜著,或是靠著的。”

    “我希望宋仁宗除了上朝之外,他能夠松下來,因為松下來之后才能變成一個人。”

    朝堂上身為帝王的宋仁宗,必須忍,他正襟危坐、不茍言笑;

    身為帝王,他的家事亦是國事,哪怕是他的傷心事,亦需要拿到朝堂上被群臣討論。

    令觀眾印象深刻的是宋仁宗喪子。

    宋仁宗子嗣不旺,前后總共生了三個兒子,最大的也僅不過活到兩歲。在第二個兒子最興來不幸染上疫疾薨逝后,作為父親的宋仁宗肝腸寸斷。

    幾天后,宋仁宗才在朝堂上臨下朝時,向朝臣們非常平淡地說了一句,二皇子薨了。

    群臣們第一反應不是皇帝會悲傷,而是國無儲君,讓皇帝趕緊過繼宗室子。

    作為帝王他必須平靜,可走下臺階時他明顯步履遲緩,眼神含悲,將帝王的忍和無奈,詮釋得入木三分。

    帝王的身份外,宋仁宗是趙禎,他是一個人,他也有七情六欲,也會感傷脆弱,也有許多普遍性的人性弱點。

    《清平樂》里的后宮戲,王凱都把宋仁宗“人”的這一面絲絲入扣演繹出來了。

    比如宋仁宗與曹皇后的關系,一直牽動著“帝后CP”的心。

    他們有情,但卻因為身份、誤會和彼此的驕傲,之間一直隔著距離。他們見面時,既是君臣,又是彼此有情但又暗暗較勁的夫妻。

    這個分寸不好把握。過于生硬的話,兩個人的情就體現不出來;過于直露的話,帝后的情感沖突與博弈也就顯得沒有說服力。

    王凱拿捏得很準,兩個人很長一段時間是“這么近,那么遠”,感情中有疏離。

    比如宋仁宗與曹皇后第一次見面,宋仁宗才發現曹皇后如此美,微表情非常豐富,掩蓋不住的竊喜,簡直就是“大型真香現場”;

    再比如好不容易盼來的帝后圓房。

    皇后借著酒勁說出了自己的不滿,當初宋仁宗勉強把自己娶進宮,又數年對她冷淡疏離,又有什么立場指責自己對他不夠真誠?

    皇后發泄完情緒,便想讓宋仁宗離開。宋仁宗帶著一絲強硬吻上了皇后,留在坤寧宮過夜。

    不是簡單的“霸王硬上弓”,更像是“我對你的真心你不懂”的“惱羞成怒”“愛恨交織”,內心深處是壓抑已久的情。

    而《獵狐》中的夏遠,與宋仁宗是截然不同的角色。

    作為經偵警察,夏遠是正義的化身。

    但這個角色又有完整的一條成長線,他有過愣頭青階段,這個階段感情大于理智,做事沖動。

    比如當前女友于小卉為郝小強扛下所有責任時,夏遠在審訊室外,呼吸加快、嘴角顫抖,詮釋出了夏遠的憤怒、不解。

    之后夏遠沖進審訊室,被吳稼琪勸出去后,他看于小卉的眼神多了一絲“恨鐵不成鋼”。

    轉眼六年后過去,夏遠已成了經偵隊隊長,他多了成熟、穩重,辦案能力也不斷增強。

    在一步步逼近真相的同時,他也漸漸發現與自己有過命交情、如兄如父的師傅楊建群涉案。

    法不容情,當理智戰勝情感,夏遠終于成長為一名優秀的人民警察。

    他心中始終有情,只是這份感情不會對他造成干擾,讓他做出誤判;相反,正是這份情讓他始終恪守正義,內心溫良。

    當夏遠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成功勸阻準備自盡的師傅后,他擁抱了師傅,眼眶含淚,百感交集。

    有對師傅墮落的痛心,有挽回師傅生命的慶幸,也有對師傅痛苦的心疼。

    這些都是王凱演技的高光時刻。

    從穩穩的70分到突破性的90分

    不同于有些演員演技不穩定、不同的角色就大起大落,業內導演和演員對王凱的一個評價,就是“穩”。

    王凱的演技一直在70分線上,并且他的“穩”并不是說他局限在某一類角色上,而是當角色有較大差異時,比如從黃克功到宋仁宗,王凱都會有相對穩定的發揮。

    “我每拍完一部戲,就會迅速清零,然后進入下一步的狀態,演員就是這樣。你要快速吸收,然后得快速排出,不管你是拍不同的戲還是拍同一部戲。”

    他也是發自內心地熱愛演戲,并且對演戲始終有赤子之心。

    哪怕入行多年,哪怕是成熟的演員,他仍會為一場導演認可的好戲開心,為一句沒說好的臺詞難過。

    也正因為對表演的熱愛,他可以為角色付出無數努力,吃下無數苦頭。這是他作為一個演員的信念感。

    王凱演繹生涯的轉折點是《瑯琊榜》,但他與正午的合作早有伏筆。

    2012年的《知青》,是王凱與山影的第一次合作,該劇的制作人正是侯鴻亮。也是在這一部戲里,讓侯鴻亮發現了王凱,才有了之后王凱與正午陽光的一系列合作。

    侯鴻亮曾回憶《知青》時的經歷。

    “他是個非常認真扎實的演員,很清楚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我和他第一次合作是《知青》,那部戲在冰天雪地里拍攝了七個月,不少年輕演員沒撐住,走了,但他堅持了下來。”

    王凱曾說,“不夸張地說,拍這部戲,除了地震,什么自然災害都遇到過,我被曬傷過,也被凍傷過。”

    正是他的賣命,才有了《知青》中那個剃著寸頭、深情又浪漫的硬漢齊勇,才有了之后的演員王凱。

    在《獵狐》中要挑戰大量英文臺詞,王凱再次下了苦功夫。

    他先是自學將英文臺詞背下來,再請來專門的翻譯和英語老師向他們請教,“有一些臺詞可能比較書面語,我希望他們能夠教我說得更加口語化、更加生動一些。”

    同場競技的劉奕君也表揚他,“王凱是一個非常用功、愿意琢磨,內心非常穩定和強大的演員,好演員。”

    當然,演技是無止境的。

    對于始終有穩定發揮的王凱來說亦然。如果說對他還有什么更高期待的話,那就是王凱長期70分、80分,偶爾有90分的時刻,但總體而言,他的表演離90分還有一步之遙。

    要跨越這一步,有兩道坎。

    一道是,如何更好地“收著演”。

    演技真正難的地方不在于“放”,因為很多時候本能性的情緒釋放,比如一哭就呼天搶地,驚恐就張大嘴巴、瞪大眼睛,反倒會遮蔽一些微妙情緒的傳達。

    演技更難的地方在于“收”——如何通過一個眼神波動、一個微小的動作,傳達出盡可能豐富的意義。

    表演不是告訴觀眾結果,而是讓觀眾看到過程,自行去領悟結果。

    在那些觸及內心哀痛的戲,王凱都發揮得很穩定,走心、有余味。

    比如《清平樂》中,趙元昊反叛,宋仁宗擬御駕親征西夏,晏殊卻出言反對,說趙禎和幾位先帝并不相同,幾位先帝御駕親征之時都有子嗣,而趙禎現在卻沒有皇子,現在的大宋朝擔不起失去趙禎的后果。

    趙禎無言以對,只好放棄擬御駕親征詔書,并對晏殊又認同又無奈地說,“也只有你才有這個本事……溫和斯文地逼著我,在這里做一輩子的懸絲傀儡”。

    這段對手戲張力十足,兩人都溫和斯文,內里卻波濤洶涌。在老戲骨的帶動下,王凱每每有90分表現。

    當他得知他寄予厚望的唯一皇子最興來薨了時,失魂落魄的模樣也能讓觀眾感受到他內心那片荒原。

    但在個別激憤情緒爆發的場面,王凱有時會稍顯過火或者壓不住,無法做到怒不自威。

    尤其是在大銀幕上,王凱的表演可能就稍顯電視劇化。

    因此,他挑大梁的電影《英雄本色》《嫌疑人X的獻身》等,給觀眾的印象不太深刻。

    這是王凱還需沉潛的地方。

    另外第一道坎是,演員必須忘掉自己的帥。

    演員大多是自戀的,很多長得好看的明星總會在意自己是否上鏡,是否會因劇中的角色不討喜而影響現實中自己的人設。

    當演員的自我大于角色時,就會造成一個結果:

    演員無論出演什么角色,都像是在演他自己,都是本色出演,表演的空間和可能性也被極大壓縮了。

    因此有人說,帥哥只要不覺得自己帥,演技就好了。

    王凱是有這一意識的。

    在不同的采訪中提到類似的觀點:如果自己太多的東西放入了角色,而這個角色本身有的東西,演員又沒有把握好的話,就“喧賓奪主”了。

    “你不是在往這個人物里填東西,而是把這個角色本身有的特點擠掉了。”

    塑造角色應該沉下來,用心去感受角色,“而不是去想一些'招’出來,把這個角色給它演飛起來,不是這樣。”

    《清平樂》中,王凱努力做到了這一點。

    比如從57集開始,老年的宋仁宗登場。

    觀眾可以直觀看到,老年宋仁宗與青壯年時期宋仁宗之間的變化。老年的他,背駝下去了,眼神有時會渙散呆滯,步履緩慢,甚至連平時講話的聲音都不那么中氣十足了。

    第58集,皇后來給宋仁宗送粥,宋仁宗喝了兩口,說起這兩年來大臣們給自己上的劄子都是勸自己早立太子,把天災人禍都歸到國朝無太子的原因上,宋仁宗越說越氣。皇后喊住他,宋仁宗停住,他站都站不穩,身體微微抖動,既是憤怒又是力不從心。

    之后宋仁宗又在賀歲大典上突發急病暈了過去。其體態與年輕時在大典上的體態,也有細微的差別。

    這個老年的宋仁宗,不那么帥氣和意氣風發了,王凱的表演符合角色設定。這是角色大于演員。

    稍稍可惜的是,王凱并未始終處于這種理想化的狀態。

    總體來說,王凱的角色類型以“清正”為主。

    尤其是一些現代戲,當王凱的角色“高大上”起來,這些角色就有一定的相似性——他們更像是王凱的化身,帥則帥矣,但區隔不大,演員的個人特質壓過角色。

    這是《如果蝸牛有愛情》↓

    這是《放棄我,抓緊我》↓

    這是《嫌疑人X的獻身》↓

    再比如《獵狐》后半程,夏遠已經是個“領導”了,留給王凱的表演空間并不如一開始的愣頭青那樣大,這時王凱的表演也有點“起范”。

    因此,王凱如果想要在演技上突圍,從70分躍到90分,我們也想建議他,不妨多嘗試一些“黃克功”“齊勇”“宋運輝”這樣的角色。

    這不是對王凱的苛責。

    在當下浮躁的演藝圈,王凱始終有70分以上的穩定發揮,已經超越了不少人,而要進階為“老戲骨”,就必須從70分邁到90分。

    一個演員被寄予更高的期望,贊美才更有價值。

    演員王凱有多大的追求,取決于他的選擇。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小酌千年  > 蓋飯娛樂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王凱《清平樂》塑造多面仁君 精湛演技收獲好口碑
王凱四月霸屏全網,《清平樂》《獵狐》,一文一武你更愛哪個?
獨家 | 我們和霸屏四月的王凱聊了聊
深八丨如果這輩子睡不到王凱,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八卦來了|演技帶感,818那些實力派小生
《清平樂》中的美女演員,演白富美出名,如今28歲卻還是單身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日本三级在线线观看,人妖α片,做爱网站,美女AV,AV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