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幫百年商業銀行史

這是銀杏財經的第69篇文章

作者 | 勿言語

編輯 | 楊一枝

南京東南的烏衣巷,落日遺光斜斜照下,飛車駛過的朱雀橋,在春天草樹繁茂。一眼望去有燕子不時從巷子邊飛過,轉瞬即逝,毫無停留駐窩的意思。也對,畢竟它們出身高貴,祖上曾是“舊時王謝堂前燕”。

對上海的寧波路來說,烏衣巷的這種歷史感是同理的。寧波路遍布拱型的上海老弄堂建筑,露天小菜場卻很少有陽光照進,往東邊兒看去,這在數百年前是老上海錢莊、銀行的聚集地。

此時再抬頭,是一幢幢高樓的外灘,中國金融中心的前世今生在這交相輝映。

大雨時分,雨沿著房檐灑進弄堂里,水珠碰撞到青石板后又濺起,再落下。這一聲響的回蕩,是對成敗的無奈,是對物是人非的感嘆,是對浙江人這段數百年銀行史的回應。

金融亡國

庚子年間,北京城的金鑾殿遭了波大罪,龍椅上擠滿洋人不說,就連四周太監站的地方也沒留下空隙。

這些個碧眼黃毛的洋人正精神抖擻的擺姿勢,意圖在歷史上留下個好面貌。洋人們為了把相片照好,都搗飾得很干凈。而那沾滿勝利之血的軍裝早被掩埋,更不會玷污這文明世界的相機。

其中的一個東洋胖子很好笑,應該是個滑稽戲演員。人肥臉腫軍裝緊繃,他眼神再兇狠也只能表達:這里在演人間喜劇。

四九城的另一出好戲也開場了,一群身殘志勇的太監正被文明社會的槍與大炮指著,雙腿發顫,卻沒有和外面的主子一樣跪下,肩并肩硬挺挺地站直了。

在吶喊出了最后的殉道聲后,太監昂首就義,即便身后的圓明園還是被大火燒得透亮,這叫陪葬。

而此刻,他們的主子西太后,已經溜到西安繼續享受著自己如詩如畫般的人生。

受甲午、庚子事件沖擊,大清帝國更加風雨飄搖,改革維新呼聲又日漸高漲。這個老太婆心里門清:與其說繼續占著茅坑不拉屎,不但地位難保,還會留下諸多罵名,還不如趁大權在握時主動讓路。

于是,便有了后來的溥儀生父載灃C位出道。

載灃上臺后,以《盛世危言》為改革的指導思想:西化改革和以商立國。到1910年,大清國財政收入增加兩倍,重工業水平增長四倍,還投資實業白銀五億兩。

改革初顯成效,兩江之地功不可沒,它一直是大清國財賦重地和GDP快速增長的重要支撐。身為兩江總督的張人駿,卻在這時的一次“國會現場”遭到下屬單位彈劾。語言惡毒大意是說大清要亡于他手,而原因讓其哭笑不得:不該代替中國商人償還洋商的款子。

沒有幾個當官的會心甘情愿將到手白花花的銀子拿出來無私奉獻。

事實上,張人駿此時是有苦難言,兩江之地繁華的背后,正面臨一場嚴重股災,前帝國首富胡雪巖怎么倒在股災中的,他心知肚明。所以,他不得不自掏腰包救市,但其手下的江蘇資議局卻不明其中利害,在他眼皮底下明著造了反。

兩江總督張人駿

這場股災是一個叫麥邊的英國人搞出來的,他當初跟所有洋人一樣,懷著發財大夢來到中國,開洋行、成立輪船公司,學著成功的標準模板。

事與愿違,麥邊干一行虧一行,幾乎是血本無歸。洋人來中國講究的是衣錦還鄉,窘迫的現實讓麥邊沒臉回家見“姥姥”,走投無路之下他便決定將國際市場的橡膠投機活動帶到上海。

麥邊首先花錢買通了上海的各大報業,刊登軟文《今后之橡膠世界》,鋪天蓋地的瘋狂給中國人洗腦。他讓員工雇大批人去銀行排隊買股票,把銀行大堂擠得水泄不通,無法營業。

找皮包公司拍橡膠種植園的宣傳電影,在上海街頭天天播放。還組織購買股票的市民到南洋橡膠園旅游,宣稱會每季度發放股息,勾結交易所高層操控股價,讓股價小跌大漲,再與匯豐、花旗聯手搞虛假股票抵押。

資本家這種人為的讓豬飛上天的方式,在那個“淳樸”年代沒人見識過。

在國際市場橡膠利好的消息傳出后,股票漲瘋了,上海市民也瘋了。那條街上瞬間擠滿了橡膠公司。上至官員,下至小販兒沒人能逃過橡皮股票的風潮。

物極必反,國際橡膠投機活動盛極而衰,倫敦橡膠股票行情暴跌的消息傳回上海后。國際資本早早脫身,接盤坐莊的上海錢莊立即大批拋售,股市開始崩盤。在金融巨擘源豐潤倒閉后,大清全面進入金融危機。

中國民族資本主義的復興之勢被打斷,清政府在財政陷入窘境后被迫去收回鐵路,民間爆發保路運動,隨后就是辛亥革命,讓滿清政府付出了“金融亡國”的慘重代價。

先進資本主義帶來的思想、經濟碰撞,雖然給了錢莊遍地的浙江人追趕時代潮流的機會,但同時也將剛剛起步的中國銀行業沖擊得千瘡百孔。

財閥源豐潤

1910年10月的一個清晨,秋意透出的寒冷足以讓人發抖。天還沒亮,上海源豐潤總號門口就擠滿了前來匯兌的人群,老板嚴信厚站在不遠處臉色鐵青,無奈地閉上了雙眼,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這一幕意味著什么。

源豐潤創始人嚴信厚像

這次大規模擠兌,也的的確確成了壓垮巨頭源豐潤的最后一根稻草。

源豐潤的創始人是嚴信厚,寧波商幫第一人,也是大清最先開眼看世界的那批人。在胡雪巖門下做過門徒,給李鴻章掌管過鹽務,還與盛宣懷一起創建了中國第一家銀行:中國通商銀行。

當官積累大量財富后,憑借自己政商兩界的人脈,成為清廷的合作者。承接了江海各關的稅款,還有給各國的賠款。

“政商模式”自古都是中國企業家的主要成功手段,嚴信厚一舉就把源豐潤銀號帶到了大清金融巨頭的位置。

其子嚴義彬在他身后耳濡目染多年,一接手源豐潤,就迅速擴張到各大省會城市,還開設源吉、得源兩家錢莊互為犄角,財團之勢初顯。

陳子琴是嚴信厚的老鄉,同為寧波人,嚴信厚對他頗為照顧,去世后還專門囑咐嚴義彬,寧波幫從不虧待同鄉。所以嚴義彬讓陳子琴擔任源豐潤上海總號的經理,還邀請他參與四明銀行的創立。

四明是寧波的別稱,由諸多寧波幫大佬(袁鎏、朱葆三、李厚垣、方舜年、嚴義彬、周晉鑣、虞洽卿等。)一起創辦的中國第六家銀行。陳子琴家的祖墳應該冒了青煙,靠沾沾同鄉的光,就當上了上海灘的腕兒。

橡膠股票興起之時,陳子琴極力勸說源豐潤入場坐莊。源豐潤成立新錢莊坐莊橡膠股票,陳子琴出任經理。擔任兩家金融企業主要領導人,他肆意妄為,沒有制約,以聯號開出匯票的方式,大量挪用集團坐莊的橡膠股票,迅速肥胖。

陳子琴這種公器私用是金融行業的慣例,今天也如此,只是方式更隱秘。

股災之初,源豐潤靠深厚的積累暫時躲過了沖擊。同鄉虞洽卿出手幫忙,好友上海道臺蔡乃煌也是竭力相助,張人俊同意貸款救市。

之前每逢市場變局,嚴義彬都會竭力救市,同業之間生死與共,同鄉之間利害相關,源豐潤靠此成為中國銀行業的擎天巨柱。因官府有關系,雙方配合,一起穩定晚清金融市場。

但這次不同,橡膠股災牽扯到了晚清的政壇變局,還有外國資本的介入。蔡乃煌是北洋系的地方大將,北京的斗爭讓袁世凱自顧不暇,載灃也被隆裕太后的政治同盟拖住,外資銀行也紛紛反悔拒絕貸款。

失去了政治上的庇護后,就算蔡乃煌在挽傾天之局還是被革職。

蔡乃煌一度申辯,但換來的是被中央呵斥,還面臨被押解進京的風險。惱羞成怒之下,他逼迫源豐潤提出官銀子,嚴義彬苦苦哀嚎,把家業呈送到衙門只求能緩幾天,讓他能夠動用關系調集現銀。

但士大夫可殺不可辱,政治靠山還岌岌可危,北洋系急需反擊。蔡乃煌是袁世凱親信,他決定動搖清廷統治根基,還以顏色。

官銀被提走的消息傳出后,源豐潤集團全國性的擠兌風潮開始。轟然坍塌后,虧空兩千萬兩,政府是最大債權人。清廷十年金融改革建立的金融信用體系也開始崩潰,大批錢莊隨后倒閉,南京的財政金庫中只剩下一萬兩白銀。

晚清實亡于中央對金融戰爭的無知,精英階級各懷心思的內斗不止,和沒有強大力量對抗外國資本對經濟改革果實的收割。國弱無金融,民營資本可悲、悲嘆,使人唏噓不已。

四明銀行

虞洽卿與嚴義彬不同,雖然他們同為寧波人,但虞洽卿自幼清貧。

虞洽卿像

他14歲就開始闖蕩上海灘,從家鄉乘坐了輪船到十六鋪碼頭。靠岸后,他一直精神恍惚,昂著脖子才能勉強看到頂的鋼鐵巨獸,岸邊居然有幾十艘之多。而更多的怪獸在江上兇狠的嘶吼,噴火吐霧,這里像是新世界的起點。

窮小子愣愣的沒說出“大丈夫當如是也”這樣的狠話,但偉大的征程一直都是從高不可攀開始,他要成為中國航海王的野心在此時埋下了種子。

上海突然下了場大雨,把正做夢的虞洽卿驚醒,他急忙提上行李就跑,沒兩步鞋子就濕了。他趕忙脫下自己唯一的布鞋,打著赤腳朝瑞康顏料行跑去,他同鄉早就幫他談好了到瑞康當學徒。

手里提著布鞋的虞洽卿,一進門就摔在地上。瑞康的老板正好在柜臺算賬,臉色不好,一時間驚疑不定。

原因是他前晚做夢了,看到了財神,是赤腳手持元寶的。居然和這小子這手提布鞋送上門的樣子一模一樣,瑞康的老板想明白后高興壞了,說這是“赤腳財神”上門,虞洽卿自此發跡。

財神虞洽卿雖然想當航海王,但他起家是靠銀行。先當華俄道勝銀行買辦,次年荷蘭銀行在上海成立,缺門下買辦走狗,虞洽卿投入麾下。

在當買辦取得原始積累后,虞洽卿依靠寧波老鄉的力量成立四明銀行。他明白當航海王就是要船多,虞洽卿旗下三北航業集團能成為華商之最,全與四明銀行的支持有關。

三北集團買船的錢,幾乎都是通過向四明做抵押貸款得來的。

虞洽卿先用低價買進一艘舊船,翻新一下,再以新船報價向四明做抵押貸款,周而復始的利用四明,才把三北抬上航運龍頭的位置。

這種與銀行關系頗深,幾近空手套白狼的金融杠桿手段,在日后被他的后輩們更為發揚光大。

但四明銀行在股災時還是難逃噩運,被同為寧波人的孫衡甫接盤。虞洽卿與他反目成仇,后來重新創立一家勸業銀行進行競爭。

孫衡甫是個“國民樂透男孩”,最初是做鴉片煙行的學徒,后進銀行工作,能盤到四明銀行說起來也是件趣事。

1911年上海在金融風暴前,他看準時機低進高出大肆發財,在四明銀行股價大跌時,一舉收購成為他的私人財產。這種賭徒性格是做金融業最忌諱的事情。孫衡甫最開始炒股的錢,不是辛苦存下的,而是他的小妾買馬票中的獎。

四明銀行確實是個被神秘東方力量籠罩的地方。

四明別墅就由孫衡甫修建在愚園路,是舊上海的高級住宅區,一排的總弄堂聯通了六排的支弄,房屋大約40幢。這還只是四明銀行投資房地產的一小部分,巔峰時候在上海約有1200幢房產。

夏天在上海愚園路的街頭走一走,會發現梧桐樹葉挨挨擠擠的像把大傘,給陽光死死的遮住。這里曾經是法租界,梧桐比南京種的還要早。但愚園路的樹沒有日后的南京梧桐有“價值”,因為它們不能為修建偉大的地下隧道獻出生命。

孫衡甫起于阡陌,好煙好賭好酒好女人,發跡后眼高于頂,只相信錢,少有朋友。他靠賭字贏下了四明銀行,再賭上海的房產會漲,直接梭哈,把四明的業務重心聚焦在此,還發行四明銀行鈔票。

巔峰時春風得意,一日就能住遍上海樓。

但銀行是最直面經濟危機的金融機構,一戰前世界經濟危機到來,全國房價開始猛跌,四明銀行被白銀改革波及。孫衡甫因為賭博式的大量買入房地產和有價證券,企業資產被套牢,賬面只有少部分流動資金可以兌換給儲戶。

孔祥熙

孔祥熙盯上了四明,這個貪婪的金融天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發財機會。他突然實施的法幣政策:廢止銀本位制、采行紙幣制,禁止市面上白銀流通,將白銀收歸國有,移存國外,用作外匯準備金。

他還別有用心的指使中央銀行去四明擠兌。法幣制是利國利民的金融改革,但孔祥熙利用改革都謀私,不得不佩服他能損國利己的“高尚”。

四明銀行的發行權被撤銷后,需要收回已發行的紙幣,但四明已欠繳1300萬的發行準備金,根本無力應付孔祥熙的手段。

落難之人好像一條無主子的野狗,只有被痛打的份。

孫衡甫不得不去求政府高官去找孔祥熙說和,就算虞洽卿在乎同鄉之情,官至財政部次長,也不敢與多嘴,為保全性命,孫衡甫只能黯然退出四明。孔祥熙之后派自己的馬仔吳啟鼎去兼四明董事長,并加入大量官股。

在抗日戰爭爆發前,完全了孔家官商合辦的“小四行”大業,四明銀行與中國通商銀行、中國實業銀行、中國國貨銀行。

興業與實業

抗日戰爭爆發后,雖然有汪精衛之流的“曲線救國”黨,但國人更多的選擇是“一死心期殊未了,此頭須向國門懸。”

帶路黨自古的好處是能千古留名,君不見洪承疇最后安然趟入《貳臣傳》。

1938年8月24日, 8架涂著膏藥旗的殲擊機從廣東海面駛過,日本人的“貓眼”在看到一架民航客機后,立即呈攻擊陣形。客機是中國航空的桂林號DC-2,技師察覺到情況不對后,立即飛進云層躲避。

日機緊隨其后,并開始射擊。機師將桂林號緊急迫降到一條河流之上后,膏藥旗再次遮蔽了天空,8架飛機來回輪流掃射,桂林號被迫沉于水底,只有三人生還。

這是世界民航史上客機首次軍機擊毀,浙江興業銀行總經理徐新六與交通銀行總行董事長胡筠一不幸遇難。噩耗傳回后舉國震動,因為此二人是赴美國爭取援助的重要代表,是中國銀行業支持抗日的頂梁柱。

蔣介石突聞噩耗怒砸手中茶杯后,久久不能言語,不止因為徐新六是他的浙江老鄉,這還關系到抗日大局。徐新六是美國政府財政部長摩根索的好友,還是江浙財閥中的重要成員,他明白這事情是有人在泄密。

戴笠很快收到指示查清此事真相,嚴懲犯案人員,蓋世太保面對著主人自然是聽話的,后來稍微深入后,就卻不了了之。原因有兩點:原軍統特工叛變后為日本人所用,英國人討厭戴笠故意泄密趁機報復。

這場悲慘的戰爭能夠勝利確實是個奇跡,因為我們面對的敵人還有自己。

浙江興業銀行始于“保路運動”,大都由浙江鐵路的股東出資成立,杭州豪門蔣家是其最大股東。這是家從出生就鐵骨錚錚的銀行,在兩次全國性的擠兌風潮中逆流而上,成為近代中國金融業的中流砥柱。

第一次擠兌風潮是辛亥革命那年,這次擠兌事件比新中國成立后的海南發展銀行事件更為恐怖,因為這次是國家的信用崩塌。

武昌起義后,大清銀行倒閉,全國性的擠兌風潮出現。眾多錢莊、銀行因此倒閉,金融機構的信用崩塌。興業銀行站在大時代的風口上搖搖欲墜。

興業銀行最初是為浙江鐵路而成立,所以大多款項都用于浙鐵的運營。面對全民的瘋狂擠兌,資金調撥困難。大股東蔣抑巵賭上個整個蔣家,傾囊而出不算,還利用蔣家的各種社會關系,多方調集現銀,重新建立了興業的信用體系,轉危為安。

近代的銀行業確實倒了血霉,經歷了辛亥革命的危機后,沒隔幾年又被袁世凱折騰了一次。

1916年5月,袁大頭為了自己的皇帝夢,動用國家大批公款,導致財政空虛,他就讓中國銀行、交通銀行停止兌現,又爆發了全國性的擠兌風潮。

袁世凱的金融改革結束貨幣的銀兩制,把貨幣單位改成銀元制,從而達到中國貨幣統一的目的,一定程度上促進了中國金融體系的發展。

但讓銀行停止兌現,是不顧全國大局的死活,再掀起“信任危機”。

興業銀行沒有官方背景,選擇默默反抗最后的“皇帝”。這次不止蔣抑巵賭上家產,興業的董事長葉景葵也千金散盡,只為做到銀行人最本分的“信用”二字。

在之后的振興民族工商業的運動中,浙江興業銀行以興業為己任,并發展成為著名民國的“南三行”之一,后來參與公私合營銀行,為社會主義的偉大事業奉獻了自己。

1951年,興業銀行在上海的大樓旁,一棟六層高的大樓終于竣工,這是上海解放前夕最后建造的大樓。兩棟樓均是現代主義風格的建筑,墻面簡潔,如同姊妹一般。新修的大樓外墻是褐紅色,是同為南三行的浙江實業銀行大樓。

李銘是江浙財團中的寶塔天王,也是浙江實業銀行的董事長。他與舊時代的銀行人不同,他是新派,更為重視人才。

中國人的有在飯桌上談生意的傳統,因那個年代時局太過復雜,上海灘的銀行大佬也喜歡聚在一起交流。

你吃我喝大家一起抽煙之間,自然就成了“好朋友”,李銘借此機會籠絡到一批江浙籍為主的銀行家。在有了這個塔尖的式的關系網后,全國銀行業同仁瘋狂加入,形成一個寶塔式的結構,這股力量產生了著名的“江浙財閥”。

原浙江實業銀行漢口分行

浙江實業銀行以做外資和外匯起家,外資銀行怎會容他虎口奪食,在中國的地盤上李銘生意卻難以繼續。寶塔天王憑借自己的影響力促成上海銀行公會的成立,國家軟弱只用中國資本抱團勉強抗衡外資銀行。

解放后,實業銀行正式更名為浙江第一商業銀行。

萬向轉舵

解放初,杭州市政府的一間會議室里,寬敞明亮,中方所有成員都在聚精會神的聽著蘇聯專家的談話,若有所思,因為談到了西湖問題。

剛經歷戰火后的山河自然滿目瘡痍,西湖的山光禿禿,湖也被淤泥堵塞,雜草七七八八的橫擺著。

欲把西湖比西子,這是個卸了妝和去掉美顏的西子。

如何拯救西子?蘇聯專家說:建公園,再把那些有礙于風景的建筑拆掉,不能興建風景園林以外的建筑。得,專家這話一說,杭州市的幾位主要領導對望了幾眼,都決定沉默。

西湖可是個風水寶地,能占用里面建筑的都是些大能。但這事兒難在當代,利在千秋,總得有人起頭。杭州市拍板干了,于是就有了西湖為期五十年的規劃整改。

2006年開始,西湖的先賢堂就成了江南會。它從出現在那一刻就光芒萬丈,何時、何地、何方、由誰創立都被有心人記錄在案。像是從有江湖的那天起,江南會便一直處于其中。

江南會是由馮根生、郭廣昌、沈國軍、魯偉鼎、宋衛平、丁磊、陳天橋、馬云等八位浙江籍大佬發起的,要再論當代“商道”。但江南會在2014年被中紀委叫停,先賢堂還湖于民。

消失在大眾視野后,江南會更為神秘、強大。杭州綠城經歷危機時,馬云就說了句話,讓阿里的員工去買綠城房子,綠城危機迎刃而解。魯鼎偉、馬云因江南會相識,一見如故,成了好友。

吳曉波在《激蕩三十年》中寫過:改革開放后,中國民營企業只有兩種模式,一種是華西村集體組織型,一種是魯冠球的自主創業型企業。魯偉鼎是魯冠球之子,萬向集團的新掌門,浙商第二代。

浙商教父魯冠球愛造車,他兒子魯偉鼎愛飆車。魯偉鼎在沖向彎道時,會松開油門并猛打方向盤,飄移而過,駕駛著萬向駛向金融帝國的賽道。

“老爺子(指魯冠球)的精力一直在汽車產業上,萬向的金融板塊業務,都是魯偉鼎牽頭在做。”一位接近萬向系的人士在接受騰訊《一線》采訪時說過。

浙商銀行前身是浙江商業銀行,從中外合資銀行重組為股份制商業銀行是中國銀監的一次嘗試,浙商銀行是民資銀行的探路者,民營股本超過80%。

浙商銀行成立于2004年,全國第12家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國內最富價值的銀行資產之一,萬向實際持股比例10.34%,另一民營大股東是安邦系。

對傳統的大銀行來說,二八法則是必須遵循的定律:中高端的大客戶為銀行帶來主要收入,而剩下的大量普通客戶只帶來少部分的業務收入。

銀行的VIP通道由此而來,不怪銀行嫌貧愛富,同樣的成本能讓銀行賺更多的錢,為富人提供更優質享受是服務行業的慣例。

浙商銀行的戰略卻相反,因為起步晚,與大銀行爭奪大企業不占優勢,所以沒有費力的去討好中高端客戶,反而更看中民營企業市場。

在做好傳統公司貸款的同時,浙商銀行把主要精力拿去做小企業、投資、基因管理等特色業務。在夾縫中謀得生存,創新中變強大,2016年在港上市。

港漂銀行回“娘家”是趨勢,浙商銀行想回A股,股東們更想回A股。

之前民生銀行A股上市后,腦白金玩家史玉柱發現原來投資銀行真的是安穩搶錢,與投資網游相比還無任何風險,13個月賺40個億。

但浙商銀行回娘家卻困難重重,他的對手不會同意。

2018年,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所研究員、萬科獨董劉姝威連發數篇文章,說寶能系能控股南玻、舉牌萬科和格力,背后有巨額保險資金和銀行資金,寶能這種資本行為損害了社會主義的實體經濟。

關于銀行資金,劉姝威直接點名浙商銀行,說這筆是“違規出資”。浙商銀行還因自身的風控問題等,拉長了重回A股之路。

魯鼎偉通過浙商銀行曲線取得銀行牌照后,還與好友馬云聯手在2014年創辦網商銀行,持股比例高達18%。

新時代的探索

2019年,浙江網商銀行成立第五年,距普惠金融概念提出十五周年。

貴州威寧縣,地處云貴高原最高處,偉岸的大自然給了這里神奇的喀斯特地貌,很美、很壯觀、很吸引人,但也很公平,路難修。威寧道險,這是條少有人走的路,一直是極度貧困縣。

在普惠金融概念被P2P平臺玩爛的今天,有些事事一直有人在做。

雪山鎮是威寧第二大鎮,是少數民族聚集地,中國的蠻荒之地。威寧富民村鎮銀行向當地發放馬鈴薯扶貧貸款,2000多名當地居民通過種植業脫貧,且沒有欠息和不良。

威寧富民村鎮銀行是由浙江溫州鹿城農商行作為主發起行發起設立的。與把“普惠金融”聚焦在高利的城市、大學生身上不同,填補五環外的事浙江人有在做。

農村包圍城市,這是傳統。被包圍的城市也有浙江人發力普惠金融。

馬云說過要改變銀行,他有這個底氣是因為互聯網在改造這個時代,“馬云說”不如改為“時代在說”。

網商銀行是家互聯網銀行,沒有線下,只做線上。也不做高價值客戶,不做500萬以上的貸款業務。

這家銀行一出生就處在“云”端,網商銀行螞蟻金服是大股東,是阿里的親兒子,核心系統是“云”。基于大數據,能大幅度降低系統成本,單賬戶成本約0.5元,單筆支付成本約0.02元。

這種低成本傳統銀行不能比,人比機器貴。

銀行靠吃利差賺錢,貸款是主要經營模式,好的風控體系決定的是銀行上限。網商銀行的風控體系是構建于大數據之上,金融云能夠基于數據預測這家企業、行業的未來狀況。

傳統的金融機構風控只能靠財務分析、人工評價,如果企業經營困難、行業不景氣,傳統的銀行不會放款。但金融云能從大數據中預測,這家企業、行業未來是否會“升溫”,從而放款。

機器風控沒得人情味,這事兒妥帖。

難度大、成本高、利潤薄、收益低是網商銀行客戶的特點,貸款產品是服務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者的網商貸,面向農戶、種養殖戶的旺農貸。

而馬化騰同期成立的微眾銀行主要做消費貸、金融貸,無需抵押無需擔保,客戶依托騰訊的用戶群。網商銀行主要做小微商家和農戶,所以相比用戶量而言微眾更龐大,更具有優勢,也更容易盈利。但消費貸容易壞賬,爆雷的P2P平臺多死于此。

二馬在銀行業的戰場上,相逢一笑泯恩仇,模式互不干擾,握手共抗大敵,收割新的財富。

但銀行的財富并不是指規模多大,而是在于名氣多大、信用多好、錢有沒有流通出去。這道理就像歷史書上的名人,不是官做的大就行,而是靠吹了多大的牛和做了多大的事。

網商銀行能夠突圍在于流通和信用,在于這個框架的基數本身。雖然它存款利息高、貸款利息低,但依托螞蟻金服構建相對安全的信用體系,還有支付寶巨大的流量能夠深入城市第一線大量小商販、小微企業。

微眾銀行能夠盈利的關鍵點是定位和信用,定位一開始就是最容易盈利的貸款模式,再加上騰訊二字產生的信用,能夠盈利也不是難事。

微眾和網商大都成立時間過短,沒有歷史底蘊,品牌認知度相比大銀行很低。沒有經過長期的耕耘,口碑只存在于長期使用支付寶、微信的客戶,自身抗風險能力很弱,小微企業和個人的還款能力有限,使得更為廣闊的信貸市場難以開拓,想成為頭部玩家的宏愿任重道遠。

民營銀行想在銀行業中破局還需要很多年的信用經營。

“新零售”概念的提出后銀行也在轉變,新模式能讓資金一直做到有進有出,風控模式大膽且安全,足以盤活全局,并且純做線上成本極低,這是銀行新零售的可怕。

面對互聯網時代的變遷,招商銀行作為傳統零售銀行之首也在積極轉型。同業者也都在向“互聯網”靠近,“工農建商”正在變革。浙江人這百年來一直處在金融浪潮的最前沿,再次面臨“金融+互聯網”的時代大變局,是機會、還是挑戰、或者說變革,拭目以待。

這與其說是浙江幫的百年商業銀行史,以點概面,不如講成國人百年來不恥向前的奮斗史。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銀杏財經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多家中小銀行第一時間存款利率上浮到頂
浙商銀行走出圓弧底,極可能成為一次典型的價值投資公開課
兩家民營銀行獲批籌建 浙商資本占主導
王振峰:浙商擔保圈危局之中的“政府管熊”
把“服務民企”融入基因,在“破解痛點”中共生共贏
【獨家專訪】陳海強:立足浙江 服務浙商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日本三级在线线观看,人妖α片,做爱网站,美女AV,AV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