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蘭西“文化領導權”理論


                                                                                   

一、文化領導權提出的背景和理論來源

葛蘭西是意大利著名的哲學家、思想家、馬克思主義者。其思想的獨樹一幟與人文關懷的精神令人為之折服。葛蘭西生活在20世紀初的意大利,作為意大利社會主義運動的先驅,他針對當時歐洲社會和社會主義運動發展的現狀做了一系列深刻的思考。1929——1935年,葛蘭西被墨索里尼逮捕入獄。在獄中他寫了33本筆記構成的《獄中札記》提出了自己的一套系統的思想體系,極大地發展了社會主義理論,其意義是劃時代的。

葛蘭西思想的提出有很復雜的背景,這其中既有歷史的積淀,又有時代的要求。

葛蘭西的理論有很深歷史淵源,他借鑒了歷史上很多思想家的理論,最明顯的就是葛蘭西對馬基雅維利的理論的借鑒和發展。

首先,葛蘭西的理論中很重要的一環“現代君主”理論,直接來源于馬基雅維利的君主理論馬基雅維利認為,要建立一個強大的國家就必須要建立強大的君主國,這個君主必須足夠堅強和智慧,能夠集中代表人民的“集體意志”,組織和領導人民。但實際上這樣的一種領袖具有很大的理想化色彩,現實中這樣的領袖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因此如何實現這樣的一種政治成為一個世紀命題。到了葛蘭西這里,他提出了“現代君主”的概念,所謂的現代君主就是指“政黨”,政黨可以超越個人的能力,廣泛的獲取社會各個階層的認同,取得代表全社會“集體意志”的資格,這就是獲取領導權。馬基雅維利提出,一個真正的君主應該是“獅子狐貍式”的。這一點對于葛蘭西也有很深的影響。葛蘭西認為國家機器固然本質上是暴力的,但是在具體執行的時候應該兼顧“強制”與“說服”的平衡。更多的通過教育與宣傳來獲得社會各階層廣泛的認同。

葛蘭西作為一個積極的社會活動家和馬克思主義者,對于馬克思的理論以及當時的一些著名的社會主義者例如列寧都有很深的理論造詣,葛蘭西并沒有照搬他們的理論,而是在他們的理論基礎上進行批判性思考。在這其中對葛蘭西影響最大的也是葛蘭西理論的直接來源者是列寧實際上最早提出“領導權”概念的就是列寧,列寧最先在《怎么辦》一文中提出

“社會民主黨人如果不只是口頭上主張必須全面發展無產階級的政治意識,那就應當‘到居民的一切階級中去’……我們應當以理論家的身份,又以宣傳員的身份,既以鼓動員的身份,又以組織者的身份‘到居民的一切階級中去’。”

隨后在1905年七月,列寧在《社會民主黨在民主革命中的兩種策略》一書中正式提出領導權思想:

馬克思主義教導無產者不要避開資產階級革命,不要把革命中的領導權交給資產階級,相反地,要盡最大的努力參加革命,最堅決的為徹底的無產階級民主主義、為把革命進行到底而奮斗。”

列寧的領導權理論強調了無產階級要奪去革命的領導權,在革命中發揮領導作用,同時在革命中除了強調政治奪權的作用,也肯定了革命理論、宣傳教育等文化手段的作用。列寧的理論成為葛蘭西文化領導權理論的直接來源,但是葛蘭西的理論實際上是根本不同于列寧的,列寧雖然也強調文化領導權的作用,但是列寧還是只把它作為“工具”而不是目的,列寧更看重政治上奪權。但葛蘭西卻將文化領導權視為革命的最高方法和目的,這是葛蘭西對列寧理論的發展。

葛蘭西之所以會與列寧產生這樣的分歧主要還是兩人所面臨的斗爭環境不同列寧面臨的斗爭環境極其惡劣,當時的俄國國內各種矛盾沖突非常劇烈,俄國專制政府已經走到崩潰的邊緣,這時的俄國需要的不是葛蘭西式的緩慢的陣地戰式革命,而是一場疾風暴雨式的武裝起義,因而造就了列寧武裝斗爭的理論體系。

意大利乃至整個西歐的環境和問題則要復雜得多,首先是隨著經濟的發展,生產力進步的同時,資本主義的統治方式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首先在生產過程中,馬克思所生活的時代和列寧所生活的俄國的那種夾雜著血與淚的工人生產條件惡劣、危險、勞動繁重的前工業化時代生產方式已經很少出現了。資產階級還通過推進福利國家政策,擴大社會福利的覆蓋面,工人的勞動時間、勞動報酬等權利受到政府保護,甚至還可以領到失業救濟金。于是在經濟上,工人的生活條件大大改善,工人的革命意識下降。在政治上,統治方式越來越少的使用暴力,一部分工人還被收編進體制內,讓工人們越來越認同資本主義的統治方式。

這一系列結果的影響就是意大利乃至西歐進入了一種“市民社會”,剝削變得越來越隱秘和文明,工人階級和和資產階級之間的界線正在變得模糊。表面上看這個社會漸趨合理化,統治方式更多靠契約和同意,監督、選舉、游行示威、協商等民主方式越來越合法。但結果卻是工人階級地位的更加邊緣化,而且他們不知道該反對什么了。

正是在這樣復雜的斗爭環境中,葛蘭西認識到疾風暴雨式的暴力革命成功的幾率微乎其微,必須尋找一種新的斗爭方式,做好長期斗爭的準備。于是葛蘭西提出了文化領導權理論。

二、文化領導權

馬克思認為每一個社會都是由不同的階級構成的,劃分階級的標準是財產,即是否擁有生產資料。葛蘭西使用了一個更加多元內涵的概念歷史集團”,將一個社會劃分為不同的社會集團,每一個社會集團都有自己的利益訴求,但是個集團之間沒有像階級之間的差別那樣壁壘森嚴,因而有了更多合作的可能。葛蘭西認為在現實社會中,統治集團與被統治集團打交道其背后的支撐雖然是強制,但在實際操作時更多靠的是廣泛基礎上的認同。意識形態是反映統治集團利益的,但是卻被普遍化為理所當然的“公共意志”,正是因為掌握了意識形態上的領導權,資產階級才能奪取政權并實行長久的統治。法國大革命爆發之前,資產階級經過上百年的啟蒙運動,宣傳“自由、平等、博愛”等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獲得了全社會各個集團除敵人外的廣泛認同。最后奪取政權的革命只不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因此誰能掌握文化領導權尤其是意識形態的話語權,尤其是獲得最廣泛的社會認同,誰才能獲取政權。否則即使通過暴力革命奪得政權,也不可能長久存在下去。

葛蘭西將整個社會文化的層次分為兩層“常識與“健全的認識”。葛蘭西在《獄中札記》中說道:

“我賦予文化這樣的意義:思想的操控、普遍概念的獲取、把因果聯系起來的習性。對于我來說,每個人都早已被文化化了,而不是有機的。他們由此會隨著場合和情景而變動、被弱化或變得暴力、無耐心、愛爭吵。”

葛蘭西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觀,但是下層人民的世界觀是不系統的,零散的,尚處于經驗主義的階段,例如一些極端道德主義者,他們表面上崇尚道德,但實際上只是機械的去遵守那些社會規范,有時他們往往并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一旦場景轉移或問題變得復雜,他們會變得脆弱、易變。所謂常識就是這樣一種現存社會共有的、一般人所持有的一套并非貫徹一致的假設和信念。

而健全的認識與之相對,是以一種貫徹一致的思考方式去認識、理解、把握世界和自己,從而摒棄了常識狀態下散漫、無序、易變以及經驗化等特點。

這種不同層次的文化的對抗的背后是社會階層之間的對抗,下層民眾的思想大多處于常識階段,而上層社會集團則擁有著健全的認識。零散而不系統的世界觀是下層民眾目光短淺,無法正確認識自己所處的世界的狀況,無法清楚自己能做什么,因而也就不可能挑戰現存秩序改變自己的處境。所以文化上的不平等是社會不平等的關鍵性一環。只有通過不斷地教育和改造下層人民,不斷地對他們進行文化上的啟蒙,創造“新人”,才能真正實現人民自己去解放自己。

與這種文化啟蒙相銜接的是葛蘭西的“知識分子理論”,葛蘭西將知識分子視為教育和改造人民的導師。葛蘭西的理論具有很強的精英主義導向,這一點與列寧很相似,所不同的是,列寧強調無產階級的先鋒隊作用,認為無產階級天生就具有先進性。葛蘭西認為真正能發揮領導作用的是“有機知識分子”,這一類知識分子不同于西歐的傳教士和中國的士大夫這類傳統的知識分子。有機知識分子并非生來就隸屬于某一階級。每一個發展成熟的社會集團都有自己的社會階級。知識分子就是為各個社會集團提供思想、組織領導和管理的,知識分子與不同的社會集團有機結合,是代表該集團的精英。那個社會集團的知識分子力量強大,能夠獲得其他社會集團的認同,這個社會集團就掌握了文化領導權,也就成為了統治集團。葛蘭西特別強調知識分子的時代責任感和主動創造性,尤其強調的是知識分子與其所代表的社會集團之間的緊密聯系他批判了當時意大利知識分子與下層群眾之間的脫節,當時意大利流行的書籍都是法國的,他批判了意大利的知識分子不了解群眾,不知道他們想什么,無法創造出滿足其需求的文化。葛蘭西關于文化的這種思考直到今天依舊沒有過時,知識分子的擔當,對民眾的啟蒙依然是時代性命題,依然是我們今天面臨的重要任務和挑戰。

三、葛蘭西主義面臨的當代困境

葛蘭西的文化領導權理論為人類的解放指明了方向,人民群眾要想真的解放自己,當家做主就必須實現受教育,實現文化啟蒙。但是,當代的社會尤其是當代的中國,很多的現象或趨勢是與這一要求相悖的,我在這里總結出三點。

首先是知識分子和文化的邊緣化余英時的《中國知識分子的邊緣化》一文很透徹地指出了這一點,雖然某些地方有所偏頗和夸大,但是就總體上看是存在這一現象的。經濟飛速發展的今天,所有人都享受到了物質繁榮的紅利。我們的文化發展長期是滯后的,筆者本人感受最深的就是教育方面,尤其是基礎教育,中國的基礎教育號稱全世界最強,但是我并不這么看。中國的基礎教育發展現狀雖然有具體國情,但是就其結果來看,不僅不能完全的培養有能力有擔當的知識分子,也不能起到啟蒙大眾的作用,至少不能完全其發揮作用。我覺得背后深層次的原因是全社會對于文化發展的認識不到位,今天那些提倡發展文化的人很多還是以物質為本位,認為文化發展只是促進經濟發展的手段,這是對文化意義的粗淺理解同文化邊緣化相伴隨的是知識分子的邊緣化,今天我們可以感受到知識分子話語權的降低,在政治上的表現是政策制定同學術研究之間的脫節,任何統治集團制定政策都不可避免的要尋求智力支持,但是知識分子所起的作用卻不相同。具體就中國在城市化與城鄉發展的政策制定上,學術研究同政策制定已經呈現出某種明顯的分歧,這種分歧對中國社會的發展很可能會造成嚴重打擊。

第二,現實的情況與葛蘭西啟蒙和教育大眾的理想正越來越呈現出背離的趨勢,原因是經濟地位的不平等導致文化資源的不平等這一點在美國等歐美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表現比較明顯。美國的教育體系已經明顯的呈現出精英教育與大眾教育分化的結構,有數據顯示,每年考入常春藤盟校的人有四分之三不是來自工薪階層。美國人所接受的教育資源的差距從出生起就開始了。中國的教育發展沒有惡化到美國那種畸形的程度,但是這一趨勢也在逐漸發生,這一點十分值得我們警惕。

第三,這個時代的最隱蔽,危害最大的一個趨勢是“娛樂至死”,文化產業與娛樂業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大眾媒介空前繁榮,這個世界看上去文化的鴻溝在被拉平,但實際上,這只是產生了一種新的意義上的文化分層與社會分化。那些受過良好訓練的,清楚地知道自己應該干什么的人不會在大量信息的沖擊下迷失自我。生產效率的提高并沒有帶來人們空余時間的增加,而是使人們的時間碎片化,大眾并沒有實現真正的啟蒙,反而在娛樂性的文化中沉迷。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5月讀書目錄
官宣丨《國家與文明的起源》出版
文明探源的經典之作 ——塞維斯《國家與文明的起源》推介
關于社會主義革命、建設和思想政治工作和文化工作
“文化自覺”關鍵在政府
列寧革命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日本三级在线线观看,人妖α片,做爱网站,美女AV,AV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