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諫官范仲淹、韓琦常讓仁宗生悶氣,他們為啥那么狂?

    清平樂 諫官韓琦

    熱播劇《清平樂》中,前朝劇情深受觀眾喜愛,原因之一就是諫官的直言進諫和相互駁斥。宋代的諫官地位如何?皇帝為什么愿意放開他們的嘴呢?

    一、宋代臺諫及其職能

    中國古代的監察系統,以御史臺和諫院為主,合稱“臺諫”。御史臺在秦漢時期就已形成一定的規模,秦代御史大夫可以奪臣下之權,甚至有人說御史大夫與丞相并列為三公。到東漢時,正式設置御史臺。諫官也是自秦代就有的,當時稱“諫議大夫”,在皇帝左右進行諫爭,向皇帝提建議,指正皇帝的得失,唐代時設立諫院,統攝諫官。

    鑿壁偷光的匡衡,長大后成了漢代著名的諫官

    北宋建立后,由于政治革新及宋代對士大夫的重視,對臺諫制度做了一定的調整。宋代沿襲唐制,設置御史臺為國家最高監察機構,“掌糾繩內外百官奸匿,肅正朝廷紀綱,大事則廷辯,小事則糾彈”。御史官是一種加官,由其他政事官兼任。

    宋太宗在位期間,大改諫院制度,唐制左右補闕改為左右司諫,左右拾遺改為左右正言。此時諫院屬官比較復雜,一種是兼職于諫院,只在諫院掛名;一種是在諫院任職務。

    宋太宗趙光義

    天禧二年(1018年),宋真宗發布了一道詔書,“別置諫官、御史各六員,增其月棒,不兼他職。每月須一員奏事,獲有急務,聽非時入對及三年,則黝其不勝任者”。就是說,規定諫官和御史各設置6名,專掌諫議,這就是俗稱的“言官”。這標志著專門的諫官和御史出現。這份詔書非常重要,因此史稱“天禧詔書”。

    清平樂 宋真宗

    北宋臺諫之所以重要,關鍵一點在于皇帝的支持。宋代以前,臺諫官一般由宰輔選拔。但到了宋代,臺、諫的長官都是由皇帝親自任命。同時,宋代有一條祖宗之法,那就是宰執不能干涉臺諫官的選拔。

    從職能角度講,宋代諫官的監察范圍比歷朝歷代都廣,“既繩外朝臣僚,亦諫內廷君后”,上到皇帝和他的后宮,下到州縣的地方小官,都是臺諫可以監察的范圍。同時,臺諫官還可以參與朝廷重大案情的審查和罪名的確定,就國家大事發表意見,行使議政權。

    清平樂 言官蘇舜欽

    二、仁宗與臺諫之緣

    臺諫與仁宗關系可謂密切。仁宗幼年,劉太后垂簾聽政,當時有很多諫官積極敢言,請求還政但受到貶黜,如范仲淹、滕宗諒等,給仁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仁宗親政后,就十分看重諫官,多次提拔直言敢諫之人,韓琦就因直言敢諫屢受提拔。而事實證明,凡在諫官任上有所作為的士人,當時都被視作士人領袖,之后多出任宰輔。如范仲淹先勸劉后還政于仁宗,后力阻仁宗廢除郭皇后,他正義的形象使他儼然成為士風導向。

    清平樂 范仲淹

    慶歷三年(1043年),仁宗開始慶歷新政。而慶歷新政的很多主要成員,如范仲淹、韓琦等,均出身于臺諫,歐陽修等人當時則任諫官。慶歷新政的許多措施,其實大多源于諫官的建議主張。如改革官制,抑制皇室宗親的恩蔭人數,就是諫官孫沔的建議。當時有所謂“慶歷四諫”之說,分別為歐陽修、余靖、王素、蔡襄。他們行使職權為慶歷新政鳴鑼開道,場面一度十分和諧。

    清平樂 蔡襄

    但隨著改革觸及保守派的利益,反對派同樣借助臺諫的勢力,誣陷改革派為朋黨,想要使仁宗收回他們手中的權力。事情的關鍵就在于御史王拱辰炮制的“進奏院案”, 當時蘇舜欽掌管進奏院,一次按照舊例,賣了單位里過期的檔案,用這錢召來妓女宴請賓客,當時一眾名流都在坐。而王拱辰借題發揮,誣陷蘇舜欽賣檔案,向仁宗彈劾蘇舜欽,最終蘇舜欽被削職為民,范仲淹等人也為避嫌,自請出京,新政就這樣失敗了。

    清平樂 王拱辰

    三、臺諫的困境

    諫官制度雖然不斷完善,與皇權、相權三足鼎立,但在實際運作中,其既定制度卻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破壞。而破壞其制度的,就是君權和相權。

    對于臺諫威脅最直接的是相權,因為皇帝之下,相權和臺諫是直接對立的。相權破壞臺諫,主要的手段就在諫官的選任升遷上。制度上諫官雖由皇帝直接任命和升降,但是中書卻有推薦人選的權利,所以中書宰相常借此干預臺諫官的選任,任用親信攫取臺諫的權力。

    宰相有多種手段清除反對他的諫官。主要為以下兩種方法,一是明遷實貶,南宋奸相秦檜、史彌遠就多用此術。二是伺機將其調到地方做官,仁宗時,宰相曹利用就說言官陳執中“宜試治民,乃命出守”。尤其到了南宋,權相秦檜、史彌遠、韓侂胄等人,只要諫官依附自己,就可以快速升遷,破壞了諫官之風氣。

    影視劇中的秦檜

    另一個對臺諫造成破壞的,就是皇帝自己。宋代皇帝其實一直很矛盾,他們既希望臺諫直言敢諫,揭露黑暗面,維護宋朝的長治久安;但是又想擺脫諫官對自己的約束和制衡,讓他們服從皇帝的意志,所以有時會從諫,有時會拒諫。

    具體來說,皇帝是怎么破壞臺諫制度的?大家都知道,宋代臺諫有風聞言事的權利,但皇帝卻經常讓他們講證據。仁宗算得上最從諫如流的皇帝,有時也對諫官發怒,其他皇帝可想而知。這種情況下,許多諫官要么閉口不言,要么就迎合君主的好惡。

    清平樂 仁宗

    宋代皇帝對那些不中聽的勸諫,往往聽而不納,于是諫官之言如泥牛入海,再無蹤影。久而久之,諫官也失去熱情。最致命的一點,就是皇帝憑借好惡罷黜諫官,曾因仁宗廢郭皇后一事,大批諫官被貶到地方上去了。后來不少皇帝也學聰明了,避免背上惡名,都是將直諫的諫官升遷,離開諫官之位。久而久之,言官哪還有什么精氣神啊?

    清平樂 郭皇后

    文史君說

    因為皇帝的重視,宋代臺諫系統的職能越來越重要,可以說宋代朝堂上有三大政治勢力,一是皇帝,二是宰執,三就是臺諫。臺諫官可以通過言論影響朝政,甚至左右政局。同時,諫官往往出身于士大夫群體,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政治取向,與一些士大夫結成一個政治圈子。因此,北宋臺諫官不自主地介入了黨爭。甚至在黨爭中,淪為一些政治集團黨同伐異的工具。隨著歷史的發展,在君權和相權的聯合打擊下,諫官也漸漸失聲。

    參考文獻

    虞云國:《宋代臺諫制度研究》,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11年。

    劉延豪 :《宋代諫官制度研究》,湖南師范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9年。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浩然文史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重新發現宋仁宗:與士大夫共治天下,四十年治世清平
《清平樂》中的夏竦是何許人也?還原宋仁宗時期真實的夏竦
北宋也有斯諾登,她其實只是個丫頭,卻掀起一場朝廷腥風血雨!
《宋史》筆記(4):宋仁宗
大宋第一背景板皇帝,被《滕王閣序》淹沒的工具人——宋仁宗
想了解宋仁宗,《清平樂》還遠遠不夠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日本三级在线线观看,人妖α片,做爱网站,美女AV,AV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