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愁天子”到隋煬帝:他一生竟遇三個昏君


    我本良家子,充選入椒庭。不蒙女史進,更失畫師情。蛾眉非本質,蟬鬢改真形。專由妾命薄,誤使君恩輕。啼沾渭橋路,嘆別長安城。夜依寒草宿,朝逐轉蓬征。卻望關山逈,前瞻沙漠平。胡風帶秋月,嘶馬雜笳聲。

    毛裘易羅綺,氈帳代金屏。自知蓮臉歇,羞看菱鏡明。釵落終應棄,髻解不須縈。何用單于重,詎假閼氏名。駃騠聊強食,筒酒未能傾。心隨故鄉斷,愁逐塞云生。漢宮如有憶,為視旄頭星。

    ——薛道衡《昭君辭》

    薛道衡第一次出仕,是在北齊。

    那時北齊的君主是高緯,著名的“無愁天子”。在南北朝連年征戰、民不聊生的歷史環境下,即使是皇帝要做到“無愁”也是不容易的,而高緯真的做到了。

    他大起宮室,生活荒淫,“宮女寶衣玉食者五百余人,一裙直萬匹,鏡臺直千金,競為變巧,朝衣夕弊”,殘殺宗室,賜死名將蘭陵王高長恭。不愿與大臣會面,每次上朝,大臣們大致匯報幾句公事,就急忙離開,免得他大發脾氣。他對讀書人倒是不錯,但在這位無愁天子眼中,文人未必就比他寵愛的斗雞御馬更值得尊重。

    十三歲即有文名的薛道衡,在北齊朝廷中留下了“頗有附會之譏”的名聲。

    這也許不能怪他,遇到這樣的君主,普通人的目標都是想辦法活下去,不是人人都有舍生取義的覺悟和勇氣。薛道衡至少還是努力過的,在與侍中斛律孝卿參預政事時,他曾“具陳備周之策,孝卿不能用”。

    對一個有政治理想的文人而言,沒什么比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國家走向毀滅更令人絕望了。

    武平七年,北周大舉攻齊,晉陽陷落。高緯正與寵妃馮小憐打獵,聞訊準備回宮,小憐意猶未盡,請更獵一圍,“帝從其言”。

    數月后,高緯、馮小憐被北周軍隊俘獲,北齊滅亡。

    雖然這個結局對薛道衡來說并不意外,但是親眼看到一個昏君最瘋狂的享樂和最凄涼的下場,給他的刺激也許比他本人意識到的更大。

    他拒絕了北周給他的官職,棄官歸鄉。

    灞陵因靜退,靈沼暫徘徊。新船木蘭檝,舊宇豫章材。荷心宜露泫,竹徑重風來。魚潛疑刻石,沙暗似沉灰。琴逢鶴欲舞,酒遇菊花開。羈心與秋興,陶然寄一杯。

    ——薛道衡《秋日游昆明池詩》

    但他骨子里不甘心做個隱士。他想治國平天下,想終結已持續幾百年的亂世,給水深火熱的黎民百姓一線生機。他再次出仕了,渴望著有一位明主能賞識他的才華和志向。

    開皇元年,年僅9歲的北周靜帝被迫退位,楊堅稱帝,改號為隋,勵精圖治,戰亂已久的中原似乎有了希望。

    幾年后,隋軍伐陳,薛道衡被任命為淮南道行臺吏部郎,隨宰相高颎出征。高颎對戰事沒有把握,問薛道衡對此戰的看法,薛道衡為他分析局勢,分別從道德、能力、政事、軍事出發,明言陳之必敗,使高颎為之折服。

    陳軍果然不堪一擊,陳后主為逃命,帶兩名寵姬潛入井中躲藏,出盡洋相。隋朝在此役后一統天下,薛道衡終于看到了他盼望已久的太平。

    只是當他看著和高緯同為著名昏君的陳后主,想到業已滅亡的自己的祖國,大約是高興不起來的。

    邊庭烽火驚,插羽夜征兵。少昊騰金氣,文昌動將星。長驅鞮汗北,直指夫人城。絕漠三秋暮,窮陰萬里生。寒夜哀笛曲,霜天斷鴈聲。連旗下鹿塞,疊鼓向龍庭。妖云墜虜陣,暈月遶胡營。左賢皆頓顙,單于已系纓。紲馬登玄闕,鉤鯤臨北溟。當知霍驃騎,高第起西京。

    ——薛道衡《出塞》其二

    在隋朝他聲望日隆,備受信任。隋文帝的次子楊廣欽慕他的才華,在某次他因被人彈劾而貶到嶺南時,曾私下派人讓他到自己坐鎮的揚州來,希望把他留在自己幕中。

    薛道衡沒有去。

    他記得,在陳滅時,這位皇子曾向高颎索要陳后主的寵妃張麗華,高颎覺得張麗華是亡國禍水,堅持殺了她。楊廣為此大怒,后來一直耿耿于懷。

    那時楊廣為了討好隋文帝,正賣力樹立自己不親女色、勤儉節約的人設。但薛道衡敏銳地看出了他面具下的虛偽,看出了他和高緯、陳后主的相似之處。


    他一直躲著楊廣。他實在不想再接近一個未來的昏君了。

    楊廣察覺到薛道衡的有意疏遠,十分不悅,但仍對他加以禮遇。這位皇子有相當高的文學鑒賞能力,對薛道衡的詩歌非常喜愛,尤其喜歡他的《昔昔鹽》。

    垂柳覆金堤,蘼蕪葉復齊。水溢芙蓉沼,花飛桃李蹊。采桑秦氏女,織錦竇家妻,關山別蕩子,風月守空閨。恒斂千金笑,長垂雙玉啼。盤龍隨鏡隱,彩鳳逐帷低。飛魂同夜鵲,惓寢憶晨雞。暗牖懸蛛網,空梁落燕泥。前年過代北,今歲往遼西。一去無消息,那能惜馬蹄。

    ——薛道衡《昔昔鹽》

    楊廣本人工詩能文,對自己的才華十分自負,但他很清楚他是寫不出“空梁落燕泥”的。而擁有如此詩才的薛道衡卻不肯為他所用,這讓他在嫉妒之外更加感到不滿。

    開皇二十年,太子楊勇因讒毀被廢,隋文帝改立楊廣為太子。仁壽四年,隋文帝在深宮中不明不白地死去,楊廣即位,是為隋煬帝。

    薛道衡很快上表請求致仕。他很清楚一個不肯依附的臣子對帝王意味著什么,何況即位后的隋煬帝已經不必再掩蓋自己的本性。他開始大修運河,廣選美女,在各地修建離宮別館,驕奢淫逸比起高緯和陳后主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隋煬帝即位時,薛道衡已經年過六十了。他知道昏君必然意味著亂世,而他無法力挽狂瀾。他只想退休回家,平靜地度過最后的歲月,如果運氣好,也許能在天下再次大亂之前壽終正寢。


    但是隋煬帝不肯放過他,下詔令他回到京師。他索性獻上《高祖文皇帝頌》,公開懷念勤政節儉的隋文帝。隋煬帝看后大怒,他當然明白這篇文章的深意。然而一位老臣懷念先皇,這先皇還是自己的父親,隋煬帝也無法發作。

    讓他發作的由頭很快出現了。朝廷討論新的法令,很久沒有結果。薛道衡公開對人說:“向使高颎不死,令決當久行。”

    那時高颎已因“誹謗朝政”被隋煬帝所殺,私下有傳言,隋煬帝殺他是因為他當初不肯獻上張麗華。

    薛道衡對高颎的懷念成了壓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因“悖逆”被下獄審訊,并在大業五年被隋煬帝下詔逼令自盡,年七十。

    史載隋煬帝聽到薛道衡的死訊后,笑道:“更能作“空梁落燕泥”語否?”

    薛道衡被殺后兩年,山東農民不堪勞役之苦,舉兵起義,各地百姓紛紛響應,平定不久的中原再次陷入戰亂。大業十四年,隋煬帝楊廣為亂軍所弒,隋朝滅亡。

    薛道衡還算幸運,至少他不用再次看到一個王朝被自己的君主推向毀滅。

    只是如果可以重來,不知他還會不會選擇離開家鄉,走進朝堂,把他卓越的才華消磨在兩個昏君手中。

    入春才七日,離家已二年。人歸落雁后,思發在花前。

    ——薛道衡《人日思歸》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八面楚風  > 歷史人物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即風流又有才華,這個昏君不一般,吟出玉樹后庭花的陳叔寶
因“空梁落燕泥”詩句被殺的詩人——薛道衡
隋朝詩人
《隋朝詩選》解讀
楊廣殺人的原由:因為別人寫的詩比他的詩好
讀史鑒帝之隋煬帝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日本三级在线线观看,人妖α片,做爱网站,美女AV,AV日本